飞牛84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吾名玄机 > 第四十章 天地玄黄
    祭祀台下将叶丹霄重创,一别之后,再次见面就连玄机都差点认不出来,玄机唯有紧攥着手里寒枪,像是一道屏障将身后的人死死护住。
    眼前的叶丹霄,在玄机看来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她的眼全被黑气所包裹,毫无聚焦的瞳孔,更像是两潭深渊,无止境。
    而那一身原本湖绿的衣衫,更多的像是被腐蚀掉的一般,碎裂撕开。
    这像是什么?
    玄机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仿佛曾经经受过怎样撕心裂肺的痛苦,狠狠的将自己撕裂成这副模样,之后又拼凑成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见叶丹霄机械性的一步步朝着她走来时,玄机已然避无可避,也不想避。风沙从眼前刮过,开始遮天蔽日。
    天高地远,唯有劈开沙幕的两人对峙的身影,玄机亦是朝着她快步走去,横枪在侧,仿佛就连风沙都在枪杆上围绕。
    大喝一声,脚踩底下黄沙,玄机双手抡枪,纵身一跃而起时,招式简单却用尽全力,决意速战速决。
    可是,原本预想的叶丹霄会有躲避招式回应,可是,她就这么僵硬的任凭玄机这一枪落在她的头顶天灵上,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招。
    这……
    这手感,怎么回事?
    寒枪落下,玄机已然用了全力,即便是打在地面上都能开出一道裂缝来,可是眼下,叶丹霄却毫无损伤,依然站立在跟前。
    玄机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叶丹霄却出手了,她伸出手来将玄机手中的寒枪一握,握住的寒枪所幸是玄铁精钢所制,唤作其他,寒枪早被她折断。
    可饶是如此,叶丹霄握住寒枪的时候,仍是将寒枪以她为中心点,抡了一个圆。另一端玄机紧握着枪柄,被叶丹霄这么一抡,玄机整个人也飞了一圈。
    而后叶丹霄顺势那么一扔,玄机人与枪全部翻落在地,各自落在一边。
    玄机心中惊惧,压根没想到叶丹霄为何会突生出这么大的力道,较之在祭祀台下被她用双枪钉在地面上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而就在玄机落地的时候,只见叶丹霄一个跨步上前来,朝着玄机击来时,玄机一个翻身蜷在她身下,趁着叶丹霄身形僵立的时候,顺势抽出她背在背上的那把剑。
    一个转身站起,将手里的剑顺着后肘一刺。
    玄机只听到身后长剑刺入叶丹霄身体的时候,剑锋就像刺入了干涩无比的沙地中,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磨砂感从剑锋传达到了她握住剑柄的手。
    这个叶丹霄,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等玄机将剑拔出来的时候,玄机豁然整个人一僵,心口的地方只觉得空洞洞的一阵痛,像是被人剜开了似的。
    玄机低下头看去时,只见叶丹霄那只僵硬得全身犹如岗石一般的手,此刻从玄机的后背贯穿到心口,那只手,就像是深埋在地底下被石化了似的。
    紧接着,那只手从她的身体里拔出来,玄机顺势往前一倾,一口血剑从口中喷了出来,薄薄的倾洒在前面的沙地上。登时,整个人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那种被贯穿身体的疼痛不断的传来,玄机哪怕不断的告知自己,自己只是一个械人,身体里面都是金属零件所组成。可是,她的身体仿人的精密度达到了完全的水准,就连疼痛感……也是一样。
    故而此刻,她身体不断传来的痛楚从心口处向着四肢百骸散发,玄机几度想撑起身来,都被痛得又颓软了下去。她看着自己的手趴在地面上,紧紧一抓,抓了一把沙子都尤然在瑟瑟发抖。
    当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见到叶丹霄原本迟钝浑重的脚步忽然加快了起来,朝着玄机这边疾跑了过来。而她胸前那把剑,致命的一剑正贯穿在叶丹霄的心口处。
    可是,眼下看来,这些伤害似乎对她都没有任何影响,她不会受伤,甚至不知道疼痛。原本还以为叶丹霄发生了这些变化,身体僵硬速度也降低了下来。但现在看她朝这边疾跑过来的时候,玄机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叶丹霄疾跑过来时,伸出手紧握成拳朝着玄机击打过来,玄机顺着地上一滚躲开了,却见地面上凹陷了拳头大的一个坑。
    玄机难以想象,这一拳如果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诛邪司到底养的是什么样的怪物?”玄机也止不住惊呼出声来。但眼下,叶丹霄那一拳击空了,依旧弯着身,侧首朝玄机这边看了一眼。
    那泛着黑气的瞳孔,那种深渊直想将她拉下地狱。
    紧接着,叶丹霄又是急速而来,每一拳击打下去,都是不遗余力,玄机心口被贯穿的那个伤口牵扯着,能见到从里面泛出来的金属痕迹。
    她伸手朝着腰间一抓,抓了个空,才想起取鳞不知道掉落在哪里了。
    再抬起头来时,叶丹霄手刀当空劈来,玄机空手接了一刃,只觉得她浑身重有千斤,这力道绝非常人所有。玄机开始还能勉强撑住,可时间久了,叶丹霄就像是层层加码似的。
    再这么下去,玄机怎么都扛不住。
    如此想着的时候,却听得风沙中有惊慌的一声马啸声传来,是老白的声音。玄机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憋了一口气大喊着:“老白,这边来。”
    白马惊慌,在风沙中迷了方向,慌乱无度的寻找着玄机的身影。
    这下,玄机的声音传出,给了白马疾驰的方向,只是片刻间,就看到白马穿越风沙,轻跃而来,见到玄机被压制住的时候,便是都忍不住马蹄加速飞驰。
    及近玄机身边来的时候,玄机撑不住叶丹霄的重量,朝边上狠得一个侧身去,叶丹霄的手刀朝着边上落下,在这一刻玄机正好趁势抓住了老白缰绳,翻身上了马背。
    上了马背,骏马疾驰,玄机原以为能够暂时撇开叶丹霄的。
    可谁知道,叶丹霄的身形快得让人咋舌,在玄机翻身上马时,叶丹霄竟然徒手抓住马尾,一揪,一拽,老白一声嘶鸣下后蹄难以往前,前踢一个踏空朝前趔趄而倒。
    玄机身骑马上,老白朝前趔趄而去,她顺着贯力朝着前面飞扑而去,在还未落地的时候,直接唉难叶丹霄一个冲步往前,膝盖朝玄机落地的时候一顶,玄机再次被顶飞。
    这次落地时,她除了痛之外,只觉胸腔里面的零件运转得超快,身体机能在飞快运转之下,开始有零件从她心口处的伤口掉落了出来。
    零件一散,就连玄机都开始觉得自己想要撑起双手,可是她连想动一下都呈现出艰难了。
    这是中枢系统也被撞出问题了吗?玄机怀疑。
    于此时,叶丹霄再来一击的话,她定然报废!
    也于此时,白马跌倒的踪影勉强踏起,铁蹄在地上踏踏两下,稳住了步伐之后,飞跃着朝这边前来,这下,老白是朝着叶丹霄的后背撞了过去,掠过玄机身侧时,带起玄机径直往前跑。
    玄机抓住马鞍,在老白往前跑的时候,才发现叶丹霄也倒在马下,紧紧的抓着马鞍,马鞍上挂着他们下悬崖的绳索,叶丹霄就这么抓着绳索被老白拖着跑。
    换做常人这样早被拖死了,可此刻玄机再不敢低谷叶丹霄。
    但见白马往前跑的方向,是曹猛和白花花带着人逃离的方向,玄机看了一眼后面,叶丹霄顺着绳索的力道已经翻了身。
    玄机不假思索,“往红崖。”她重踢马肚,带着老白往红崖那边纵去,与曹猛和白花花他们擦身而过。
    不远处,曹猛他们的行踪停了下来,全都怔怔的任凭着风沙吹拂过,许久之后,才听到曹猛问白花花,“老五,你刚有没有看到机姐身上,那伤口……”
    “看,看到了。”白花花也错愕万分,“机姐,她也是邪?”
    这话随着风沙而过,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唯有另外一边,夫子和阿诺在红崖附近,看到了白马纵着往悬崖那边的方向而去。
    然而,在到悬崖边上的时候,后面的叶丹霄也已然将缰绳拉住,骏马的脚步再难以往前一步,被拉住的骏马嘶鸣嚎叫着。
    眼见着绳索绷断的那一刻,白马冲着悬崖而下,铁蹄踏空直往下坠。
    断裂的绳索一直往下掉落,最后一刻玄机抓住那绳索,“老白……”顺着这声音往下,绳索在不断的扑腾着,玄机趴在悬崖边上,一脚勾住旁边的大石块,心疼的看着白马摔下悬崖时,被擦得浑身血迹。
    白马染得半身红,就这么被悬坠在悬崖壁上。
    玄机拽住缰绳的手勒得出血,看着命悬一线的白马,忽然发现就从老白的眼中也洋溢出热泪与惊惧,玄机苦涩艰难的开口说:“老白,别怕!”
    她已然全然腾不开手去理会叶丹霄。
    然而,站在身后的夫子他们却看得真切,只见叶丹霄伸出手将插在自己心口处的那把长剑一抽,随后双手握住剑柄,朝着趴在悬崖边上的玄机刺去。
    “不,不要啊!”夫子忽然失声大喊,忽想起在破庙中,在客栈门口,这女娃娃那跋扈嚣张的模样。也不顾自己是否手无缚鸡之力,拼命朝悬崖冲去,将叶丹霄一撞。
    这一冲撞过去,夫子和叶丹霄一同朝着红崖下掉落。
    然而,叶丹霄手上那一剑,尤然贯穿了玄机,紧接着,手里的缰绳被山石磨损,崩裂,老白撑不了几时,也随之一声长鸣,拖着玄机一道,掉下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