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雪岭宫 > 第十九章 下棋
    只见楚江秋写的乃是一个大大的“五”字,还在旁边画了若干记号,一边画一边说道:“要想一起出去也不太难,上古有一部奇书名叫《孙膑兵法》,里面记载了十种阵法: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驱羊阵、六宇连方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父星观阵、十面埋伏阵。只要我们运用得当,就可克敌致胜,以少胜多。”
    白倩若有所悟,说道:“你写一个五字,是要我们摆一个五虎驱羊,不,是五虎驱狼阵?”大家哦了一声,这才明白过来。
    楚江秋果然道:“不错!其实这些阵法,哪个不能驱虎吞狼?野兽虽然狡猾,可也没读过兵书,不识得古人阵法的奥妙。我选了这五虎驱羊阵,不过是取个好口彩,以虎驱狼,让它们死得其所罢了!”说着,指了“五”字中五个关键的方位,分别由金老童、乔西海、赵梦觉、公子小须和自己把守。其他四人位于何处,怎么配合、接应,何时该攻,何时该守,何时该走,细细地嘱咐了一遍,直说了小半个时辰,这才解说明白。
    既已说完,众人均无异议,赵梦觉、乔西海见状,也只能悻悻不语,冯兰子和洛梅子更是手舞足蹈、跃跃欲试。楚江秋一会儿去向金老童请教轻身步法,一会儿又去指点冯兰子他们阵法中的紧要处,和他们打打闹闹,眼笑眉飞。却把白倩单独拉在一边,面色凝重,低声嘱咐道:“出去之后,你跟在我身边,半步也不能离开!”
    白倩听他声音有异,抬头看着他寒肃的神情,全没有刚才的轻松模样,微微地吓了一跳,担心地问道:“你……”
    楚江秋捏住她的手晃了晃,意示她不要再往下说了,抬头望了望远处朝暾初上、晨气甫动,四周黑压压的一片狼群,怕是有数千之众,比之前又多出了许多。阵法虽好,又有几个好手在,但群兽铺天盖地一般,已方几乎人人都要以一敌千,胜败之数,未易逆料,是不是人人都能全身而退,但凭天意,原不是他能料想得到的……
    巴州衙门之前的大街上,司空徒眉头紧锁,匆匆地走来,进了大门,穿过一处处仪门、大堂,一直来到内衙。后堂的房门紧闭,门前的空地上,一个身穿青布短衣的伙计,唉声叹气,急得团团转,时不时地朝房门看一眼。一见司空徒走来,就像见到了大救星似的,一个躬身长揖,哀求道:“把总大人,请您进去看看吧,我家郝老板已经和王大人下了一天的棋了,再不出来,店里的生意可就要黄了呀!”
    司空徒看着他惶急的模样,忍住笑说道:“好罢,我进去看看。不过,郝老板出不出得来,得看他自己手面宽不宽呀!”说着,在外面禀报了一声,抬脚径直走进了内衙。
    知州事王天德懒洋洋地斜倚在榻上,一手端着刚采摘下来的天府龙芽,一经冲泡,湛然甘美,满室生香,他见是司空徒进来,高兴地招呼道:“司空,你快来,看看这局棋怎样?”
    司空徒行了礼,应了一声,来到榻前。只见双方都已各下了几十子,郝老板的一大片白棋被围在角上,左冲右突,苦苦挣扎,眼看再有一二子,就要满盘皆输。但王天德的黑子却依旧不慌不忙,闲投数子,似是有意放白棋一条生路,因此双方交纠一处,谁胜谁负,难以预料。
    司空徒看罢道:“大人,依属下看来,这棋的局势嘛……似乎还不太明朗。”
    “把总大人,这棋……这棋……怎么还不太明朗嘛?”正在和王天德对弈的郝老板已在榻前足足站了大半天,偏又生得胖面肥腰,站到现在,背弯得像张弓,两条粗腿就如同筛糠似地抖个不停,一张圆脸上滚滚不断的红潮,挂满了豆大的汗珠。听到司空徒说“不太明朗”,既无奈又焦急,忍不住插话道:“只要王大人在平位六三路上任投一子,小老儿就已经满盘皆输了嘛!老父母棋艺精湛,虽王积薪、刘仲甫皆不能及,草民甘拜下风。”说着,深深一揖,这就要投子认输。
    王天德放下茶碗,直起身来略看了一看,有气无力地说道:“哦,是这样吗?”眼光若有意若无意地瞄了司空徒一下。司空徒会意,左看右看,看了好一会儿,才指点着棋盘说道:“大人,奕棋原是斗智之戏,良者深藏若虚,能者示人以不能。况且郝老板本来就是个商人,他说下在平位,那定是伏下了厉害的后招,要诱大人大上其当。既如此,我们就偏偏下在去位上,干脆置之不理,此乃不应之应,大人您看怎样?”
    王天德眉毛一扬,喜道:“置之不理,不应之应,妙!妙啊!”说着拈子下了一着,果然是下在“去”位上。只是这手哪里又何“妙”之有,白白地把大好局面拱手相让,看来这局棋还要继续下去,没个了期。
    郝老板大半日水米未进,几近虚脱,实在支撑不下去,用袖子大把大把地揩去脸上的汗珠,哆哆嗦嗦地从袍袖中抽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放在桌上,说道:“些须薄敬,幸乞笑纳,草民店中还有些俗务羁绊,还请老父母慈悲则个。”
    王天德看了看桌上崭新的银票,飘来阵阵墨香,散发出迷人的光彩,眼睛顿时弯成了两道月牙,捻须微笑道:“老郝,你这是……嗨,我听说你棋下得不错,这才请你来手谈一局,原想这也是件风雅之事,谁知你,你这是干什么?”说着,在榻前架上抽了一本书,随手一扔,无巧不巧,恰好将那张银票盖了个密密实实,严丝合缝,仿佛就是为它量身定做的一般。
    郝老板恭敬地道:“大人自上任以来,造福百姓,实非浅鲜,这实是小民的一点心意,绝无他意,幸勿见却。倘若不肯笑纳,便是大人见弃,以老汉为鄙物了。”
    这番话说得很是诚恳,王天德听了愈发高兴,只是老郝说话时抖个不停,未免有些美中不足。司空徒也在旁边劝了两句,他才收下银票,打发了郝老板。
    郝老板如蒙大赦,但是呆立了多时,腿脚僵硬,便招伙计进来搀扶了他,一颠一踬地走了出去。临出门时,王天德在后面说了句:“老郝啊,下次技痒时,再来与我厮杀几盘!”顿觉脚上一软,差点绊在高高的门槛上,好在伙计眼疾手快,扶住了他,自回家去长吁短叹不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