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凰女 > 第1700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大结局)
    当叶青凰神色坦然地走出养心殿时,就被外头站着的几人看得一愣。
    叶子皓陪她过来的,但她不让他进去,因为她是要进去骂那个父亲的,有他在场不太方便,叶子皓便在外头等着了。
    结果不但三个表哥过来了,就连兄长也在。
    北辰曦没有说话,只是走过去轻轻拥住她,兄妹静静地沉淀自己的心情。
    之后,叶子皓将人拉回自己怀里,也抱了抱说道:“有我在。”
    有我在。
    除了这三个字,不多一词,这份心意,却坚定地传达给了叶青凰。
    一如既往的意思。
    她的家,就是他,以前是他,以后还有孩子,不管身世如何,不管身份如何,他们一家人才会永远在一起。
    在北苍要等中秋之后才会回程,眼下六月刚过,还有一个半月。
    叶青凰也没一直呆在宫里,而是和叶子皓一起带着孩子出门,美其名曰:看我北苍大好山河。
    正好也快到采摘葡萄酿酒时,北辰曦让欧阳不忌带他们去找欧阳不化,参观皇城外最大的那片葡萄园。
    北辰曦如今暗中的私产自然不只一块葡萄园,应该说全北苍最规范的大葡萄园,全是他的。
    不论帝王国库和私库,他也确实是北苍首富,坐拥无数葡萄园,手头还捏着连通六国的葡萄酒批发和零卖的生意。
    北苍的冬天来得早一点,中秋节时已现凉意,中秋设了宫宴,满朝共庆,也是为远嫁东黎的福安明凰长公主践行。
    这些日子,叶子皓也去北苍朝堂上过几次朝,真实了解了北苍的一些民生国情,也提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只不过他不可能领这边的实职。
    就是北辰曦要让他感受一下身为北苍驸马和长兴侯的责任。
    只不过北辰曦也没有再提让他留在北苍的话,因为他也看出来了,妹妹确实是回来探亲的,这里是她的娘家,却已不是她的家。
    八月十八,秋风萧索,桂子飘香,这天清早,叶青凰和叶子皓带着孩子们到了慈华宫用早膳。
    这天除了北辰曦与元皇后,太上皇也来了。
    虽然话依然不多,但太上皇看向叶青凰时,眼中总有祈求之意。
    然而所有人都无视了他的心情,只叙着离别的话。
    若只是后宫争斗也罢了,但宠妾灭妻、想立庶废嫡行为太过明显,最后受害的却是一个刚出生不足月的孩子。
    做为这个失去了在原生家庭生长权利的受害人,叶青凰自然不会原谅这样的父亲。
    因而那天她单独去养心殿,见到如今真的只能摆弄花草修身养性的明明还只在中年的尊重父亲,她却板着脸把他骂了一顿。
    一边骂他无知、无情、是非不分、不顾大局,一边说她养父养母的好,相比之下,这个亲父比养父差远了。
    最后说得太上皇都惭愧不已,觉得确实对不住这个女儿,想祈求她的原谅。
    但叶青凰却呵呵一声冷笑,转身就出了养心殿,再也没有去过了。
    之后她给母亲和兄长做过好多次吃食,有面点、糕点、菜肴、甜点,也把这些做法写成了方子送给兄长。
    早年在青华州时,北辰曦暂时还没有精力投入酒楼吃食生意,只要了面点和葡萄酒,如今有大把的钱,当然想把赚钱生意线都抓在自己手中。
    一个帝王若有余力经营起自己的经济命脉,便是真的国泰民安,基业安稳。
    也难怪如今英王北辰昊老实得好像曾经搞的那些小动作都是假象似的。
    只不过,不管北辰昊表现得多温文和气,像个亲哥哥般,叶青凰对他也亲近不起来。
    对北苍不熟,对皇室那些宗亲也不熟,她也不想花费太多精力去融入他们,只抱定一个主意。
    她只认兄长,其他都不重要。
    如今转眼到了分别时,刚刚玩熟的二宝和小太子尚且难分难舍,何况是大人?
    叶青凰这些时日极力在祁太后面前尽孝,此时要走时,母女俩都是红了眼眶,想哭却不能不忍着。
    若是现在就哭,一会儿还怎么走?
    老王妃也是,但她毕竟来看过女儿了,心满意足,因而心情反而稳定多了。
    “凰儿……”太上皇上一行人都要离开时,突然上前喊住了叶青凰,眼中闪烁着泪花。
    “是父皇对不起你,不管你原不原谅都要说,当年父皇是真的不知情,父皇再无情无知,也不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当年失去你,父皇也很难过,也派人找过,只是没想到你会在东黎,你皇兄为你立长生牌,父皇也是期待的。”
    “这些年,你一直是父皇心里的结,当年知道你皇兄找到了你后,父皇才真正放下,安心摆弄花草,等你归来。”
    “父皇做得不好,但看到你过得好,也安心了,只希望……以后就算为了你母后,也要常回来省亲,这里……是你的家!”
    没想到临到走时,太上皇会说出这一番言辞恳切的话,众人皆是惊讶地看着他。
    而他却依然是乞求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唯一的嫡女。
    “我会的。”叶青凰也看着他半天,忽然敛下眸子眨去眼角的泪珠,倾身行了蹲身礼,“回家的路已经走过了,以后会常回来探望你们。”
    虽然心里仍然有委屈,但父亲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也在跟她解释,她还能说什么?
    起身时,她看着他微微笑着,神色释然。
    “我心中从无恨意,以前只是觉得委屈,但是哥哥从未放弃过我,为我做过许多事,我心中已能坦然面对,因为我知道,至少我还有兄长疼我护我。”
    “如今父亲能说出,当年的事与你无关,我心中自然也无对你的埋怨。”
    “如今我在东黎过得很好,有宠我护我的夫君,还有一双可爱懂事的儿子,有外祖家照顾我,东黎皇室为我撑腰,我还有叶氏家族无数待我好的亲族,我在东黎并不孤单,你们也无需太过惦念担心。”
    她说着,又看向一旁已是眼泪汪汪的祁太后:“母亲,两国和平,往来频繁,我们也不是相隔天遥地远,以后我会常来看你。”
    “好,凰儿你要常回来,我让你皇兄给东黎表兄写信,让你们回来多住几年。”祁太后连忙说道,拉着叶青凰还是依依不舍。
    叶子皓和东方昕宇在一旁默默互看了一眼,嘴角抿了抿,不知说什么好。
    他们可是正月里出发,现在可是过完中秋了。
    就算不回靖阳,在北苍最多也就是半年,不可能给他们在这里呆一年时间的,何况还要几年?
    只能说,他们在心情上理解祁太后的说法。
    临别情意切切、殷殷叮嘱,终于还是登上了马车,直接出了皇宫。
    祁太后一直送到了宫外,看着自己的父母和女儿渐渐远去,忍着难受回到慈华宫才啕嚎大哭。
    太上皇破例没有立刻回养心殿去,坐在一旁默默陪着她。
    北辰曦没空回后宫来,他还要上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