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杀 > 第156页
    南希边说着,边找到自己手机里的电子邀请函,发送给温宁。
    温宁这边手机收到,她垂眸点开认真看了下。
    是当地政府联合福利机构为孤儿院举办的慈善拍卖会,筹集的所有善款将用于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身上。
    温宁看完想起一件事来,将手机递给南谨问:“瑾哥,你的宣传方案写着的,参加孤儿院慈善拍卖,是这个吗?
    南谨喝了口热茶,放下杯子,接过她的手机看了看。
    温宁作为新手画家,前期的宣传造势活动必不可少,而南谨的团队会全权负责这一块,温宁只需要配合就好。
    而很巧的,南谨为温宁安排的慈善活动,刚好也是南希推荐的这个。
    “没错,就是这个。”南谨笑着说,将手机还给她,“参加这类活动呢,既可以在公众面前刷一波存在感和好感,又能做好事帮助到有需要的人,这是一举两得的事。”
    温宁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之前看到他发过来的宣传方案,没有任何异议。
    她点点头,拿回自己的手机说:“嗯,我最近好好将我那些作品梳理一下,挑一幅合适的过去。”
    **
    当晚,温宁驱车回到郊区别墅时,夜已经深了。
    整栋房子却还灯火通明,温宁拎着车钥匙走进屋里时,见父亲还在盯着电视看。
    “爸。”温宁扫了眼正在播放的电视,回身将门锁上,“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准备睡了。”温吉安闻声转过头来,又望着她问,“饿不饿?厨房里有宵夜。”
    “不饿,今晚吃得挺饱的,还没消化呢。”温宁笑了笑,穿过客厅往楼上走,“早点休息。”
    温吉安坐在轮椅上,仰头望着她。
    记得年初四那天,都快到中午了,却迟迟不见温宁下楼,温吉安怕她饿着,让温燃上楼去叫她下来吃点东西。
    结果温燃上去后发现,温宁身上还穿着前一天的衣服,合衣倒在床上,被子也没盖。
    他上去叫醒她,她缓缓睁开眼,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
    温燃问她是不是昨晚哭了,她摇了摇头不说话,还冻感冒了,直打喷嚏。
    后来几天,她也都失魂落魄的样子,家人问起她怎么了,她只说感冒了难受。
    其实,过春节这样重要的日子,却不见贺之洲过来温家拜年,家里人怎么可能完全猜不到,她和贺之洲之间应该是出问题了。
    可温宁不愿讲,作家人的,也不好去挑破,揭她伤疤。
    听说她马上要办画展了,希望她忙起来后,就能够淡忘感情上的伤吧。
    温吉安轻轻叹口气,应声好,这才让护工送自己回房间。
    二楼。
    温宁推开自己的房间门进去,一抬眸,就看到窗前立着的画板。
    那晚之后,她看着那幅题写着“与君共白头”的画,只觉得讽刺,所以将画板转过去了,此刻正背对着这边。
    她望着那画板怔了几秒,后踱步走过去,将画板又重新转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