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杀 > 第50页
    当晚,温宁换了身优雅端庄的礼服出席。
    虽然她也有参展,但毕竟今天南希才是主角,所以她特别识趣地端了杯酒,低调地待在人不多的角落里。
    但没想到,贺之洲还是找到了她。
    “你不接待你的客人的吗?”他端了杯酒,单手插兜,笑着朝她走来。
    工作人员那边是直接根据买家清单把人请过来的,贺之洲自然也在,所以当温宁见到他,并没有太过意外的反应,她端起手中的酒杯,小抿了一口,说:“你还需要我接待?”
    毕竟两人也曾同床共枕,当过两年的夫妻,那些对待客人的客套,大可不必用在他这个前夫身上。
    “怎么不需要?”贺之洲却持不同意见,走到她面前停下来,跟她面对面站着,凝视着她说,“我还想听听你那幅画的创作由来和背后的意义呢。”
    他买走的那幅画,叫作《希望》,画上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漫天黄沙飞舞,正中间长着一颗小树苗,叶色却是翠绿,在阳光照耀下,甚至泛着光泽。
    生命绝迹的沙漠,竟长出这样一棵奇株怪植来,透着生命力的顽强和坚韧。
    而这幅画创作的时间,是温宁和贺之洲发现关系后,贺之洲答应娶她却遭到家里反对的那段时期。
    当时贺家停了温宁父亲的工作,并且将她驱逐出了贺家。
    那会儿正是学校放暑假,温宁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学校,贺之洲临时安排了江湾壹号的公寓给她住。
    也就是简初现在租借的那套房子。
    那时候的温宁觉得,只要贺之洲愿意娶她,其他都不是问题,贺家人反对又如何,她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期待。
    也就是住在公寓的那段时间,她满怀抗争精神地创作了不少象征着顽强、坚韧和充满希望跟生命力的作品。
    但是那些作品对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这次画展,她便从中挑了三幅挂出来售卖。
    刚好,贺之洲买走了一幅。
    现在,贺之洲问她创作的由来和意义,她只讳莫如深道:“随手画的,没有任何意义。”
    毕竟对现在的她来说,确实都已经过去了,没有太大意义了。
    见她不愿多说,贺之洲也不好继续刨根问底,他抿了口酒,沉默地望着她。
    这时,服务生端着食物从两人前面经过,放到不远的台面上。
    温宁肚子有些饿了,她便一声不响丢下贺之洲,径直往那走去。
    放下酒杯,温宁到旁边取了个碟子,准备给自己拿点吃的。
    贺之洲很快跟了过来,在她认真给自己挑选美食时,他朝着那些食物随意扫了一眼,而后目光定在一盘蝴蝶酥上。
    须臾,他伸手拿起一个,咬了一口。
    温宁眼角的余光瞥见,不由得转头看他一眼。
    贺之洲就站在她身后,品着嘴里蝴蝶酥的滋味,掀眸对上她的眼睛,笑说:“还是不如你做的合我口味。”
    温宁只是知道他不喜爱甜食,所以少放些糖而已,她重新端起自己暂放在一旁的酒杯,另一只手上端着已经挑选好的食物,边走开边说:“让兰姨给你做的时候,少放点糖就行了。”
    “那不一样。”贺之洲又跟上她的脚步,“保姆做的,哪能跟亲老婆做的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