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杀 > 第33页
    出身豪门的世家公子天生贵气, 带着不怒自威的距离感, 此刻愠怒的眼神加上浑身的低气压更是形成骇人的气场。
    兰姨本来想关心两句,但是被他这气场震慑住,话到嘴边又立即改了口, 抓着身上的围裙说:“饭,饭做好了。”
    毕竟她只是个家政服务人员,哪儿敢多嘴主人家的事。
    贺之洲抬手扯松领带, 收敛了些身上冰冷的气焰,沉默地朝餐厅走来。
    他从来不像温宁那般平易近人,兰姨赶紧回厨房,把饭菜都一一端出来。
    对面位置空着, 贺之洲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厅里, 食之无味, 简单吃了几口, 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他上了楼,扯下领带走进衣帽间。
    先前, 温宁所有的衣物和首饰都跟他的摆放在一起, 整个衣帽间被填得满满当当, 现在她的东西全部都收走了,每个柜子每个衣架都空出半边来, 显得特别的空荡跟残缺。
    贺之洲站在门口,看着眼前变了样的衣帽间,眼神扫过那些闲置出来的位置, 心脏仿佛也跟着被人挖走了大半似的,空落落的。
    他敛了敛眉,转身出去,直接进了旁边的浴室。
    淋浴间的花洒打开,贺之洲仰着头,闭上眼,任由那冷水从脸上浇灌下来。
    简单冲洗了一番,赶走了身上那股子燥郁后,他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淋浴间出来。
    移步到旁边,他习惯性伸手去拿浴袍,但是手上却抓了个空。
    他抬眸,见那里空无一物,下意识叫自己妻子,“宁……”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他突然反应过来,温宁已经不在这里了。
    烦闷的情绪又袭上心头,像藤蔓般缠得人发紧,贺之洲皱了皱眉,猛地丢下了手中的毛巾,赤着脚光着身子出去。
    到衣帽间拿了件浴袍披上,贺之洲系着腰间的带子,浑身低气压地往外走。
    二楼的起居室放有酒柜,他到那随便挑了瓶酒,取了只杯子倒上。
    他正要喝,兰姨从旁边的走廊经过,余光瞥见他,转身走了进来。
    “贺先生。”她小心喊了他一句。
    贺之洲捏着酒杯的手顿了下,掀眸看过去。
    兰姨快步走近,将一枚戒指放在了他面前的酒杯旁。
    “太太的戒指。”
    贺之洲垂眸盯着,兰姨摸不准他什么心情,放下后便赶紧走开了。
    保姆下楼的脚步声渐远,贺之洲修长的手指稔起桌上的戒指,放在眼前端详。
    这是筹备婚礼期间,他带温宁去挑的对戒,另一只在他的无名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