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弟为何那样 > 第222页
    丹成的嘴巴扁起来:“那里还有五六个比阿七还厉害的杀手,师姐,我会一直担心你,想着你的。”
    清清安慰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们的底细都被我知晓了个干净,没什么好怕的。”
    丹成眼角润出几滴泪珠:“我有东西要给你。”
    是什么呢?清清正想问,却看见丹成手一翻,从桌底下抽出一柄长剑。
    这是一柄极漂亮的剑,通体雪白,如同上好玉石铸成,隐隐透着莹润珠光。似冰雪,又似珠玉,冷冽和温润的极致融合。
    这也是一柄极锋利的剑,材质来自于昆仑最珍稀的矿脉,它是由内宗铸剑师粗炼了三年才制成的杀器,血从上面淌过,可以不留一丝痕迹。
    它制成最初,是被赐给了昆仑最具天赋的女弟子,后来又辗转到她自己徒弟手中,而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
    “雪月,”清清轻声念出它的名字,“萧子熠说他把它留给了你。”
    丹成摇摇头:“师兄不是想给我,是给你。”
    这句话无需深究,清清立刻明白了他某些不会说出口的隐忍,她沉默片刻,轻轻拂过雪月微凉的剑身。
    这是把难得的好剑。
    “这是把难得的好剑,”梅七斜睨着,懒洋洋开口,“它一剑刺在身上的滋味,可真叫我好生受了一把。”
    清清说:“我剑法平常,用它其实算浪费。”
    梅七立即道:“那给我罢!我精通各类武器,剑术更是上乘,把它给我,绝不算暴殄天物。”
    清清看着一边的裴远时,作为一个剑者,从雪月出现开始,他的目光便停留在其上没有挪开过。
    她问:“你可见过比这更好的剑?”
    裴远时摇摇头:“未曾。”
    清清将剑柄送到他手中:“借给你在长安用用。”
    裴远时顿了顿,缓慢地接过剑,他将指尖按在剑身,用了点真气,轻轻拂过,剑身便发出愉悦的嗡鸣。他欣赏地注视着它,从色泽到锋刃,目光可称沉醉。
    最后,他从怀中拿出一枚剑穗,将其系在了剑柄上。
    莹润的白与鲜艳的红,如雪中盛放的一朵梅,又如情人眼角垂着的一滴相思泪。
    清清撑着下巴,看着那点灼眼的红,笑着叹息。
    丹成却咬紧了唇,用袖子偷偷擦掉眼泪。
    梅七在一旁静静看着抹泪的女孩,他突然起身,将手放在后脑,吊儿郎当地往门口走去。
    他一面走,一面不满地嘟囔道:“搞这么个大阵仗,不就是去倒悬塔救个人嘛……九层佛塔,又不是十八层地狱,有去无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