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弟为何那样 > 第206页
    “还有,”她轻蹙了眉头,“来我这里不要穿这身衣服,太惹眼。”
    青年微微侧过脸,去蹭她的手指,他的声音有些哑:“臣以为,殿下喜欢看臣穿白色。”
    公主的目光便幽深起来,她轻叱:“那是多少年以前的玩笑话?”
    话是这么说,但她却用那只手顺势抚上了他的脸。
    青年的呼吸急促起来。
    正在此时,公主身体一僵,眼神忽得涣散,停下了所有动作。不过是片刻,她便回过神,再次露出微笑。
    “有意思……”她收回手,懒洋洋地靠回榻,“这世上竟还有……”
    头顶叶片沙沙作响,将她未尽的话语掩盖在风中。
    清清又做了许多梦。
    她睡眠一向很好,从师父离开后,尤其是在苏罗这段时间里,却开始频繁做梦。梦里什么都有,形形色色,大多数都是她所认得的人和事。
    比如这次,她感觉自己站在无尽的寒风中,头顶是漆黑天幕,四周是雪山暗色的轮廓,空荡而寂寥,连回声都传不来。
    就这样站了很久很久,终于天边破开了一丝光,泛起鱼肚白。借着朦胧天色,她惊骇地发现,自己身后一直站着一个人。
    那是她十分熟悉的人,身穿白衣的少年,手中的剑有雪的颜色。他眉睫上似乎结了一层冰霜,眼睛是狭长的形状,他看向她的眼神安静而悲伤,
    他站在风里,好像一直在等她回头。
    被那样眼神注视着,清清一下子惊醒过来。
    目之所及是一片迷蒙混沌,她努力想看清,却发觉眼皮十分沉重,身体有一种从内到外的疲倦。
    她艰难地转了转头,脖颈处传来异样酸痛,她想撑着床榻坐起,手肘关节却几乎使不上力,只能扑通一声又躺了回去。
    这是生病了?她的脸埋在枕头里,迷迷糊糊地意识到。
    脑海中,碎片场景慢慢涌上来。寂静室内,一身白衣的少年垂着眼看她,他的面庞在光影之中看不真切,眼睛之中有不能宣之于口的痛楚。
    她后来在一片又冷又淡的梅花香气中睡着了,有人抚过她的脸,手指很凉,很轻,像山上清晨偶尔落下的初雪,温柔到不忍惊动一片草叶。
    清清慢慢蜷缩起身体,她环抱住膝盖,躲在被子中,仿佛这样就能与世界隔离开来。
    虫鸣鸟叫声离她而去,她只能听见自己心缓慢跳动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它好像在轻声说,你看,多少人在爱护着你,你已经算是个幸运的姑娘。
    它又委屈地问,我现在好难受,为什么你又让我那么疼?
    为什么又那么疼?她不知道答案,但她想起来那年在师父怀中大哭,自己抽抽搭搭地,也问了类似的问题。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那么伤心?
    师父说,总会那么伤心的。
    清清现在好像懂了,这个总会,是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即使那人已经故去,但有关过去的一切仍能叫他伤心,所以师父毫无怨言地为此牺牲奉献,好叫自己能稍微好受那么一点。
    即使她自己明明已经不再喜欢雪山上的那个少年,但得知了真相之后,心里会钝钝地疼,疼到让她想一直流泪。
    鸟雀尚能在天空留下痕迹,更别说真切去喜欢过的人。他们在生命中来去,留下的或浅或淡的印记,总能叫人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