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弟为何那样 > 第118页
    作者有话要说:  师弟很快就醒了,该他铁人三项了,呜呜呜,这一顿真是苦了我的女儿
    今天很短小,因为腰病犯了,明天做个推拿看看。
    第68章 岩洞(中)
    裴远时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炎热的夏天,蝉鸣一声又一声。
    在阳光炽烈的下午,他冲了凉,带着一身水珠子,湿漉漉的头发也随意披在身上。他回到房间,发现桌子上摆了一盘白玉糕。
    他一向不喜欢吃甜食,白玉糕却是例外。这种用糯米、白芝麻磨成的糕点松软可口,清甜得恰到好处,一点都不腻。在夏天冰镇过的,吃起来更是冰冰凉凉,适口极了。
    细腻洁白的糕点摆在碟子中,裴远时拈起一块便咀嚼起来,吃着吃着,他觉得今天这糕味道有点奇怪。
    甜还是甜,但多了一些莫名的咸味,尝起来怪怪的。
    而且,口感也有所差别,原本清凉细腻,一抿就化的质地,被莫名的绵软温热所取代,他用舌头抿了又抿,竟半天吞咽不下。
    真奇怪……但是也不赖。
    在梦里,他就那么坐着,手中端着一个小碟子,嘴里一直在同那块白玉糕较量,反复舔舐,反复咂摸,将其中滋味品尝透了,也仍不满足。
    一块儿糕的滋味怎么无穷无尽?他没有细究,也没有任何疑惑,毕竟他是在做梦。
    于是他尝了又尝,品了又品,到底也没有心急去咬,不知何来的预感,他觉得这块神奇又美味的东西一咬就没了,再也没机会吃了。
    直到他一下子被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周边的景象才慢慢褪去颜色。身边的房间不见了,窗外盛夏的景色也不见了,手中的碟子更是不翼而飞了。
    他慢慢睁开眼,又怀疑自己根本没睁,因为目之所及,皆是一片沉沉黑暗。
    意识也逐渐回转,裴远时仰面躺着,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已经来到了阴曹地府,所以才会这么黑。
    不,也不是纯粹的黑,身边有一点青幽的光团,它忽明忽暗,在两尺开外的空中静静燃烧,他知觉迟钝,觉得自己身上似乎很重,很湿。
    是了,自己果然是死了。
    淌过了奈何桥下忘川水,所以身上湿了,旁边又有幽幽鬼火。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吉利的样子。
    他尝试着动了一下,一股酸软疲乏立刻袭了上来。
    听觉正在缓慢地恢复,裴远时听见细微的水流声,以及轻灵空荡的水滴声。
    身上的知觉也慢慢回归,他艰难地呼吸着,觉得心上似有重物倾压,叫他喘不过气来,不可抑制地,他想到了一个人。
    她最后逃出去了吗?如果自己反应再快点,经验再足些就好了,她一定会远远地逃走,他本来应该陪在左右……
    他恨透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