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弟为何那样 > 第117页
    此刻当务之急,是找一处干燥地方上岸。
    她一只手护住裴远时,一只手不断向前划动摸索,还未触碰到什么物事,头上先被石壁磕碰了一下。
    她并不气馁,也不惊慌,她凝神静听,努力分辨这潺潺水流声中,隐约可闻的,水滴从岩缝中渗出,又砸落到石头上的声响。
    一声,又一声。
    循着这清脆水声,她小心地向前游去,终于,足尖触碰到了坚硬的石面,清清慢慢往上走,终于有了踏实之感。
    “啪嚓”
    火折子被点亮,她好不容易才从湿透了的包袱中摸到这个物事。万幸,她以前细心地在这上面包裹了油纸,并未费什么功夫,便将它点燃了。
    一个火折子能支撑的时间有限,清清默念了一串咒语,手指往那火苗上一点,只见暖黄色的火光霎时便变作了青白色,虽明亮依然,但色泽如同鬼火一般,在这漆黑洞穴中看着实在有几分渗人。
    这是经过“长明咒”加持过的火焰,除非接触到天光,否则永远不会熄灭,用在如今这处境是再合适不过。
    她将火折子插在岩石缝隙中,又转身费力将裴远时拖到此处,才稍微喘了一口气。她抹了一把脸边黏着的湿发,叉着腰,开始细细打量周遭环境。
    这处落脚地——说开阔不算开阔,说窄也不算窄,万幸是十分干燥,石壁上没有水流渗出,能供二人在这上面平躺休息,整饬一番。
    她将裴远时摊平在地上,细细地查探了鼻息,又观察了脉搏,确定了他暂时无虞,此前那番清心咒没有白费力气。
    但这还远远不够,如果仅仅用术法加持着,性命虽无碍,但终究不会醒转,时间一长,也会油尽灯枯而亡。
    裴远时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血污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冲刷,已经遍寻不见。少年英挺的眉骨与锋利鼻梁构成一道险峰,在暗淡光线中落下一片阴影,显得冷清又肃然。
    清清伸出手,慢慢抚过他的眉眼,她还是喜欢他睁着眼的样子,显得更容易亲近。
    她喜欢他看着她时候的样子,长眉舒展,眼睛里有很深很深的情绪,他对她说话的声音像夏天的涧水一般清凉好听。即便这样经常使她手足无措,但她还是很喜欢。
    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半年多一点,但她很喜欢这个师弟,他话不多,但做什么都很靠谱。她对他插科打诨,喜欢说缠着他一些无聊的废话,这些废话他总接得上,他们其实很算投契,或者说,他很能懂得她。
    他其实很讨人喜欢,但不晓得为什么,平日里对别人就板着副脸。
    清清早已在心中将他排为世界上第二重要的人——第一是师父。师弟从哪儿来,会到哪儿去,她一概不知,也从来不问。如果他想说,她会好好听,在那之前,她再怎么好奇,也一个字都不会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