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8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弟为何那样 > 第109页
    裴远时仍然保持着微微侧过头的姿势,他的脚边,那个数刻之前还在苦苦周旋坚持的对手,此刻只剩些许的衣料碎片。
    那个人的血肉与骨骼,已经片片炸裂开来,有的落在这处小院中,有的粘在了裴远时身上。
    情况有些不妙,他立刻转身,捡起两尺外地上的铁剑,足下发力,朝着女孩所在的房间奔去。
    距离分开才半刻钟不到,他心里陡然升起不详的预感,为什么刚刚那边一点声响都没听到?
    耳边是呼呼风声,瞬息之间,少年已经掠出半丈远。
    跃上了一方台阶,接下来是最后一处转弯,深春的夜晚寒湿露重,他在这样静谧而杀机四伏的夜里疾行。
    少女的惊呼声打破了这份安静:“师弟!”
    少年如箭一般掠向那道屋门,门被撞开的同时,却只听那声呼唤又起:“不要进去!快趴下!”
    声音似从头顶传来,裴远时足下一顿,硬生生收住往里飞掠的力度,往旁边地上一滚,半点也没进那道门。
    门中陡然传来一阵金玉之声,如琵琶轻拢慢捻,又如细雨打湿青瓦,动听似丝竹,这美妙到诡异的声音持续了两息,而后重归静寂。
    裴远时已经知道这声音来自何物,他拄着剑从地上站起,去寻方才出声的少女。
    她藏在檐下的阴影之中,只能看见身形轮廓。
    裴远时的心狂跳不已,即便方才在同五个杀手对峙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无措紧张,他的声音有不易察觉的颤抖:“师姐?”
    “我没事,”阴影中的清清艰难地说,“只是,现在动不了。”
    她缓慢地,安抚着道:“你不要慌乱,也不要动,先听我说……”
    半刻钟之前。
    看见少年与那片盛大的刀光消失在门外,清清站在原地,此刻这里只剩她一个人,这样安静的夜,连蝉鸣都听不到。
    不,并不是只她一个,清清迫使自己不去回想,方才刀剑的反光让室内一切都清晰如白昼时,她的所见。
    残肢断臂,扑倒在墙角的躯干,流淌着一层粘稠血液的青石地面,以及就算不去看,也一直充盈在她鼻腔之内的,强烈的血腥。
    她的身体,不可抑制地,轻微颤抖起来。
    不仅是因为此时此地,更因为充斥在她脑海中,一些残破暗淡的记忆碎片,它们同周围的一切如此相似。
    相似的夜色中的殷红、挥之不去的腥气、倒伏一地的残破不堪的身躯,就连死寂无月的夜,独自被留在这片死寂中的自己,也是如此相似。
    从那以后,她再没有见过血,就连梦中也没有。或许是因为心中的抗拒太过,那样足以铭记一生的记忆很少来到她的睡梦中。
    但此刻,她又站在了相似的境地里,如同时间溯回,身处同一个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