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好好还不知道自己被娘亲预定了好几个夫子,开开心心的等着听故事。
    沈幼清这次是决心要殷好好一个人睡的,声音放的很柔,殷好好原来还一脸兴奋,在她几近催眠的声音下,撑不了一会儿就困倦了。
    沈幼清放了书,悄声退了出来。
    这边殷尤是等的一点点活力都没有了,只以为沈幼清又被殷好好那个小丫头给缠住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床上,心里酸溜溜的羡慕着殷好好。
    记着谁说过这么一句话来着,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殷尤如今不得不为这句话屈服了,何止女人,会撒娇,男人都好命啊……要不然他如今能独守空房吗?
    屋里正安静的过分,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殷尤眼睛一亮,终于重新振作起来,看向门边,果然见沈幼清又来了。
    没有些惊喜,赶忙走过去给她解披风,:“怎么那小丫头放你来了?”
    沈幼清:“她不想让我来也不行啊,谁让我屋里没有某个可怜兮兮的相公等着。”
    殷尤迅速反驳,“我哪有,你不来……”
    没想了想,是压住自己的嘴硬把后面赌气的话咽回去了。
    万一沈幼清当怎么办,她说自己可怜兮兮就可怜兮兮吧,总比一个人睡强。
    殷尤抱着沈幼清去吻她,两人缠绵亲热了一会,殷尤忽然还是觉得不放心,紧紧搂住沈幼清不让她动,脑子里忍不住想东想西,忽然问沈幼清,“我觉得我是命运坎坷。”
    沈幼清已经很困了,打了个哈欠,“怎么了?你这命运坎坷呐?”
    殷尤:“我自己凭本事娶到的夫人,结果现在分成三个人的了,之前你照顾安安,我和你呆一起多长时间啊,如今好不容易安安及冠,好好又和我抢。”
    沈幼清嘟囔,“你这说法……平日里是不是就在脑海里自己给自己酿醋呢?哪个小角落里的醋都要扒拉出来吃。”
    殷尤不管,自己给自己建了一个小胡同钻了进去,沈幼清不哄就不出来。
    把手放到沈幼清脸颊边,给她做鬼脸不让她睡,沈幼清被闹得睡不着,“啪”地一巴掌打掉了的手,然后半天没觉到对面的动静。
    沈幼清有些好奇,的就清醒了,睁眼看对面怎么了,便见殷尤捂着自己的手,神态那叫一个哀怨委屈。
    沈幼清:“……对不起,来让我看看夫君疼不疼。”
    殷尤没有拒绝,任她把自己的手捧在手里吹气,语气幽幽:“看来小孩子就是占优势,什么都不做你就喜爱的不得了,不像我,做什么你都不喜欢。”
    沈幼清好声好气劝说,“没有不喜欢你,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只不过小孩子说话不是很可爱么,一口一个阿姐,多甜啊!”
    殷尤不服气:“比我说情话甜吗?我喊你夫人呢,那俩小孩就可以喊很多人阿姐,我却只喊你一个人夫人,我不应该更有优势吗?”
    沈幼清绞尽脑汁给讲道,“可是小孩子就是要多宠的啊,你不是成年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