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还有比这个更美满的情吗?
    要是有的话,应该就是还差一点甜点等着自己,不知是不是他太久没吃,都出了幻觉,总觉屋里香甜香甜的。
    晚间,沈幼清都要睡了,猛然想到今日她给殷尤做了甜点,殷尤却还没夸她做好吃呢!
    她戳戳殷尤,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殷尤搂着她,眼睛闭着,“嗯?什么?”
    沈幼清道:“今日糕点,你吃了一句都没有夸夸我,我们的爱是会消失的对吗?”
    殷尤还没反应过来,一瞬间以为自己真忘掉了,紧张的想今天一天的情,却是真的没记忆。
    他心道幸好不是自己忘掉了,又一边委屈道:“你今日哪里有做糕点给我,不过你明天补回来也好,我就当你这句话提前同我说了。”
    沈幼清疑惑,“今日怎么没做,你没看到吗?屋里今日给你做了布丁啊?你之前说要吃的,我给你、安安有好好都做了。”
    殷尤仔细思索了片刻,的确没有见到什么布丁,正准备询问她放哪里了,蓦然想到今天使劲撒娇的殷好好。
    他顿了一顿,瞬间懂了情经过,气笑了,“我没见到,估计是殷好好那小丫头趁你不在偷偷吃了,我说今日她怎么忽然这么听话,原来在这等着呢!”
    他越想越哭笑不,又气又想笑,“那小家伙前几日还和我说,会把所有好吃的给我吃,眨眼就忘了。忘了就忘了,抢你给我做的吃的。”
    沈幼清也是好笑,她也是忘了殷好好那般贪食甜品的性子和殷尤一模一样,两人在关于甜点的情上,父女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她安抚的蹭蹭殷尤的额头,“算了,明日我问问她,今日她吃了就吃了,也是我之前管她吃甜管得太严了,这下子猛一反弹没忍住。”
    殷尤声音闷闷的,“你给我做的,我都还没吃到,你明日要好好说她,太过分了!”
    沈幼清笑着点头应了,忽然想到什么,又忍不住吐槽道:“你们父女真一样,还说什么感天动地的父女情,我看是泡沫父女情吧!为了一块甜点,上演各种大戏。”
    殷尤这就不服气了,“不能一棒子打倒一群人啊,明明是在说殷好好,怎么我也是了?”
    沈幼清哼笑一声,语气凉凉,“哦?是吗?那我倒是想知道,怎么上次我做的烤牛奶,到了安安和好好手里就变成了街上卖的炒栗子了?”
    殷尤:“……”
    沈幼清看他不说话一副心虚的模样就知道了。
    这件事其实她原本都没发现,要不是后来看见玉芽打扫屋子里的栗子,她见着好奇地问了一下,要不然都不知道殷尤这一招移花接木就是为了多吃两块烤牛奶。
    沈幼清啧啧嫌弃道:“某人都是父亲了,为了一份烤牛奶,竟然还骗小孩子,羞不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