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殷尤妥协,沈幼清还黏黏糊糊的趴在他耳边,拖长了腔调软软的唤他夫君。
    殷尤很吃这一套,无奈的笑开,语气带着宠溺道:“你比你弟弟可难糊弄多了。”
    沈幼清笑着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凑到他脸上亲了一口。
    殷尤很自然的接受了自家夫人的热情,沉吟片刻后道:“其实我是真的不清楚,一回过神,就觉得一定是非你不可了。”
    他弯腰从书桌下面的匣子里取出一个红木食盒,是沈幼清一直用来给他送吃食的,他一直小心放着。
    手指轻轻划过食盒外相依相偎的小人,殷尤道:“不过,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另一件事情。”
    “当初你把红豆糕胡乱塞进我嘴里,我原本是打算要把你直接丢到湖里喂鱼,因为我不吃别人手里来历不明的东西。”
    他笑着捏了捏听了这番话气鼓鼓的沈幼清的脸,继续道:“但是你当时又怂又期待的等着我的反应,眼睛里几乎闪着光,等我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已经吃了下去。”
    殷尤感慨道:“如果心动意味着自己会有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我想那个时候就是最初的讯号了吧。”
    沈幼清若有所思,最后忽然笑开,“所以不是香菜结的缘,是红豆啊!”
    殷尤不明所以,“什么香菜?”
    沈幼清连连摇头,嘴角的笑却还是很明显,“没什么没什么,今天中午的面好吃吗?”
    殷尤连连点头,附和着她,“自然好吃,尤其是香菜,真是灵魂。”
    沈幼清听闻更加憋不住笑了,亲亲热热地去搂他,脸贴着脸同他撒娇,“夫君,快把这些事情都忙完一起睡觉觉,天都黑啦!”
    殷尤脸有些红,低声道:“别闹,再过一会就写完了。”
    接着他一本正经的拿过毛笔,摊开公文一个一个批注,落笔速度飞快。
    第43章 番外2
    二人成亲不到一年,沈幼清就有了身孕,知消息后不止殷尤欣喜至极,连沈清濯每日都忍不住凑到她跟前看这个小外甥或者外甥女。
    她怀孕后,殷尤是不放心,每日担心受怕的,生怕沈幼清磕着碰着哪里,几度要同皇帝请假回家待着陪夫人。
    这下整个京城都知道殷尤和沈幼清恩爱至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