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面团抹上油,防止几个面团黏在一起,又将已经提前弄好的羊肉放到开水里滚洗一遍。
    加入冷水烧开去除白沫沫,热锅里的汤慢慢的泛白,把红枣、香叶、八角之类的配料放进去,一直炖到锅中的汤汁变成浓郁的奶白色,热气混合着香气一起袭来,浓白的羊肉汤在锅里不停地冒着泡泡,咕噜咕噜的馋着人。
    把拉伸好的面条放进锅里,放入嫩生生还带着水珠的青菜,撒上盐和胡椒粉,看着锅里的汤汁越来越浓郁,水滚的咕嘟声也越来越大,沈幼清关了火把它盛出来。
    旁边的厨子正要搭把手往里面添香菜,沈幼清匆匆拦住了,正要说殷尤不喜欢吃这个,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她端着碗在原地纠结着,最后一咬牙接过厨子递过来的香菜往上撒。
    沈幼清还嫌不够,于是说道:“再给我拿一点香菜。”
    厨子也是香菜的狂热爱好者,还以为是食客自己要求的,兴冲冲的又给沈幼清递过去一小把,沈幼清全撒进去了。
    殷尤神神秘秘这样一幅模样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如果是来找事的那正好用这个机会,得先让他主动暴露身份才好。
    递给阿葵的时候,他看着碗中多了一倍的香菜,惊了一下,“沈姑娘你怎么还给找茬的人特意多加调料呢?”
    沈幼清心里有点愧疚,但是她实在不想和殷尤玩猜猜看这提心吊胆的游戏了。
    于是她对阿葵道:“你别管这个了,你一会把面端出去的时候,就把他当普通人看,他说啥做啥也别慌,我在这看着情况。”
    阿葵点头,谨记着这句话,满脸严肃的端着面出去。
    殷尤等的有些不耐了,脸上的面具也很不舒服,他烦躁的用手指敲着桌板,时不时还警惕着四周会不会忽然冒出来沈幼清。
    等了半天,终于瞧见那个灰衣服的小二把饭端了上来,殷尤这才松了眉头,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等来的面摆在桌子上。
    奶白的羊肉汤汁,面条光滑油亮,羊肉夹在面条中间只露出来半个身子。青菜和红枣一下子给周围汤面点了鲜亮的颜色,看着赏心悦目。
    面还冒着热气,羊肉汤浓郁香醇,面和羊肉的味道混在一起,喷香勾人。
    如果不是看见那一堆香菜的话。
    殷尤皱了眉头,他一直觉得香菜尝起来有些刺激味觉,不是很喜欢。所幸香菜只是撒在上面,还没有彻底把味道传给面汤,他便对阿葵道:“再拿一个碗来。”
    阿葵挠头,“什么样的碗?客官做什么呢?”
    殷尤嫌弃道:“挑香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