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愣,其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这个问题沈幼清也挺在意的,她凝眉苦苦思索,从记忆中努力寻找最早的蛛丝马迹。
    想了一会后还真有了线索,沈幼清语气不太确定的对安安道:“应该是从我被夺了封号后的那段时间开始的吧……那个时候我也不到处乱跑给人添堵了,还会做美食小点心,还挺温柔的是不?”
    不等安安回答,沈幼清自己就肯定的点点头。
    其实她怀疑这个时间段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沈幼清有个自己的小秘密,殷尤至今还不知道。
    她看安安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想了想还是给他讲了曾经的一段往事。
    那时候沈幼清已经没了封号,每天只需要忙着自己的小铺子就好,曾经和自己不合的人不知为什么一个都没来找麻烦,她小日子过的特别舒服。
    最开始殷尤特别招摇的来过美食铺子的那次除外。
    毕竟他来是来了,却没找什么麻烦,走的时候也很干脆,沈幼清都以为他俩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殷尤就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了她的铺子里。
    铺子里忽然进来一个相貌平平,穿着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进了门二话不说就直接到了正厅最角落的桌子那里。
    为什么要强调相貌平平,虽然很不礼貌,但实在是因为阿葵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他浑身都透着一种矜傲的贵气,身材高大宽肩窄腰,可以算得上玉树临风了,但偏偏有着那样一张过于普通的脸,简直没有一点特色,实在是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虽然有些可惜,但是阿葵最在意的还是做生意,殷勤的凑过去,“客官想要什么?”
    黑衣男子环顾了四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人,却没有找到。
    于是阿葵便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忽然就冷了下来,说话也冷飕飕的,似乎还带着莫名的怒气,道:“沈幼清。”
    在阿葵愕然的目光下,他反应过来,僵硬的补充道:“做的食物。”
    片刻后还意味深长的强调着补充道:“亲自。”
    他这个表情可不像是来吃饭的,倒像是来砸场子的。
    阿葵忧心忡忡,但是此刻这个奇怪的人并没有找事,他也不好赶人,便只能先应承下来,等着一会去问问沈姑娘怎么处理。
    阿葵满世界地找沈幼清,最后在院子里大树后的秋千上找到了。
    沈幼清手里抱着自己做的芝麻圆,颜色金黄,上面洒了许多芝麻,圆圆小小装满了托盘。她另一只手拿着话本翻看,时不时忽然发出大笑声,看起来惬意得很。
    阿葵慌里慌张的跑过去,一副天都塌了的语气,“沈姑娘,大事不好啦!外面又有一个找事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