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和殷尤对视着,最终无奈的小声道:“你总是有办法做到你想做的事情。”
    殷尤笑了一笑,珍而重之的在她眉间轻轻一吻,“既然是最想做的事情,我一定是要想尽办法的。”
    沈幼清睫毛颤颤,感受到眉间的温热,此刻她的四肢五感变得无比敏感,能够轻而易举的察觉到心脏处传来的悸动。
    殷尤同她额头贴着额头,鼻尖似有若无的相触,低声询问沈幼清,声音低沉仿若引诱,“清清,你还没有说出你的答案,我想听你亲口说。”
    沈幼清感受到热气在四周升腾,殷尤认真而又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执着的盯着她,一副势要听到答案才罢休的模样。
    半响,沈幼清听到自己对殷尤轻声道:“好。”
    殷尤闻言便不加掩饰的笑开,总是带着冷冽寒意的眼睛弯起,眸子中满满的欢欣。
    昔日高高在上矜贵冷傲的权臣,在听到心爱的姑娘愿意嫁给自己时,和任何一个青涩单纯的男子一样,笑意难以遮挡。
    沈幼清看见殷尤笑的如此难以自抑,被他那种热烈而不加掩饰的喜悦感染,也忍不住和他一起站在原地傻笑。
    她也是想和殷尤一直在一起的,未来可能有很大的变数,但是她愿意为了殷尤的承诺赌一下。
    殷尤认真的看着她的脸颊,从眉毛、眼睛慢慢端详到鼻子和红润的唇,只觉得沈幼清真是每一处都长得合他心意,每一处都让他觉得心动。
    他轻轻把每一处地方吻过,虔诚又克制的。
    沈幼清乖乖软软的站在原地,闭着眼睛任他动作,殷尤用尽十分力气才没让自己失控。
    他何其幸运,从他意识到自己的动心到终于忍不住向她走近,沈幼清都一直站在原地给足了他反应的时间,才没让他错过。
    往日一心醉于权势,沈幼清在他身边四处晃悠,初时不觉,后来才猛然意识到已经非她不可。
    主院外,默一引着沈清濯往这边走,地上有厚厚积雪,默一走时时刻注意着沈清濯脚下,生怕下一秒这个珍贵的小公子就摔倒伤着了。
    小公子是沈姑娘的心头宝,沈姑娘是王爷的心头宝……只有他,啥也不是。
    沈清濯今日心情好极了,要不是身上大氅太过厚重,他估计是要蹦蹦跳跳着来这里的。
    他踩着路边积雪,听着嘎吱嘎吱的声响愉快的笑,不免动作慢了一些。默一已经稍稍走远了一点,又赶紧回来,心惊胆战的看着走路都要皮一下的沈清濯。
    沈清濯见他拐回来,就去拉他袖子让自己站稳,一边问道:“默一哥哥,阿姐为什么近日都是来找王爷哥哥的,她不会把我忘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