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心虚的朝他解释道:“他胡说的啊,怎么可能喜欢他。之前和你说些你不爱听的话,那当时不是还不喜欢……”
    她及时打岔,把这句话咽下去了。
    殷尤却已经听到了,目光立刻就移过来了,“不喜欢?”
    沈幼清闭嘴使劲摇头,却不出口收回那句话,毕竟她没法因为殷尤此刻难过就去骗他。
    殷尤从她的态度已经推断出来了,情绪难辨,语气倒是还挺自若的接了下去,“是当时还不喜欢我?”
    沈幼清在他目光直视下,微不可见的点头,简直用尽所有力气。
    殷尤看到了,虽然当时看出来了,但如今看她亲自承认还是心里堵的不行。
    他说话近乎哀怨呢喃了,“那你之前是觉得好玩么?做那么多事情,我都动摇了,结果你转眼就去了槐序小宴……”
    沈幼清怕他再说下去两人隔阂会越来越深,连忙拉着他袖子跟他保证,“之前是有原因的,不是觉得好玩,没有戏弄你的意思。”
    沈幼清绞尽脑汁,尽可能把之前的行为给圆过去,“那时候追求你虽然看起来让你觉得有些儿戏,但是真的也算蛮认真的,我第一次做的东西就是给你吃的,后来我们相处的也还好,也试着争取了看看我们有没有希望……”
    她越说越觉得容易伤殷尤的心,决心不缠着这件事,转而对殷尤做保证,“你不要只看之前嘛,那真的是难言之隐,现在我爱你的心是很诚挚的……”
    她努力睁大眼睛往殷尤面前凑,让他看到自己的认真。
    沈幼清有自己的秘密,殷尤是知道的。他虽然对这个持有秘密的沈幼清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以及独占欲,但是他的理智尚还主导思绪,知道不能逼得沈幼清一点空间都没有。
    沈幼清大概是真的有些着急了,双手紧紧拉着他的手左右晃动,希望自己能够相信她此刻的情意。
    殷尤被她可怜兮兮的目光瞧着,慢慢没了脾气,决心先不计较这件事。毕竟不管沈幼清如今如何想的,现在又是如何心思,他自己都不会放手了。
    不过都到这个时候了,补偿可以趁机要回来。
    他面上故意做出自己仍然很难过的样子,对沈幼清道:“你说你爱我,那需要我能感受到才好,所以你得做点什么来证明。”
    沈幼清点头果断的应了,耐心的等他说出想要的。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心里想就算殷尤要她当众沿着长安街大喊她心悦殷尤,那也是……好吧,还是有点羞耻,顶多在王府好了。
    殷尤睫毛颤颤,垂眸认真思索着,那般努力想找点什么证明心上人是否同样爱着自己的模样看起来又脆弱又可怜。
    沈幼清看他这般好哄,一时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又在心里劝解自己,如果非要沿着长安街大喊才能哄好他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
    没办法,在这段感情中,不只是殷尤一个人默默为自己降低了底线,沈幼清也想尽可能给殷尤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