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尤终于把红薯的外皮剥的干干净净,听见她冷不丁这般询问,便侧头问道:“什么对不对?”
    沈幼清不知怎么的有些紧张,低头看着地上的雪,美丽又脆弱,刚一落地便轻轻融化,而手里的红薯冷窒在空气中,热气也慢慢被吹散。
    她声音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试探,“娶很多女子并不好,很容易生事,对不对?”
    她话有所指,殷尤并没有立即回答,沈幼清霎时便觉得冷风把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吹得生疼。
    然而下一秒,她戳着雪花的手被轻轻握住,殷尤温热宽厚的手掌包裹住她有些冰凉的手,片刻后手里又被塞了什么东西,暖暖热热的。
    沈幼清往手里看去,发现是一个剥的干干净净的红薯,上面全是诱人的红薯肉,只有底部留了一点皮方便她拿住。
    殷尤把她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红薯拿了过来,沈幼清是等不及把皮剥完的,剥一点吃一口,有时候还能不小心咬到外皮,她也不嫌弃,照旧吃了。
    殷尤接过那个剥的丑兮兮的红薯,往下剥了皮,自然地拿到嘴边咬了一口红薯肉,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
    沈幼清一时有些愣怔,看着手里剥的好好的红薯有些失神。
    冰天雪地里,殷尤声音也似乎染了些清冷,然而却远远比盛夏烈阳更能让她觉得心头灼热。
    他把沈幼清那只冰凉的手放到腿上,握在手里给她慢慢捂热,一边道:“我又不是顾钰,好色还蠢,娶得不像是妻子,倒像是一堆麻烦。”
    沈幼清傻愣愣的看着他。
    殷尤对她笑了一笑,看着满院子的雪景,语气认真,“若我要娶,一定会找个她做饭我最爱吃的,她说什么我都愿意听的,她要我做什么我心甘情愿不舍得拒绝的……”
    风雪似乎越来越大,有雪花被吹着轻轻落到殷尤眉心肩头,又很快就被他眉间的温柔融化。
    殷尤停了话,又转头看呆住的沈幼清,“我想了很多条件,然后才意识到,所有条件都是按照你的模样来的。”
    “我想娶的,从头到尾也就只有一个你罢了。”
    第36章
    沈幼清整个人都呆了,看着殷尤不知道说什么。明明这个话题是她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但是殷尤告诉她答案后她反而直接懵掉,大脑晕乎乎的。
    殷尤倒是很自然的回视她的视线,面色从容平静,似乎刚刚只是说了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但他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炙热情谊却让沈幼清难得的不敢直视他。
    她心慌意乱的扭过头,装作在认真看地上落雪的样子,实则满脑子都是殷尤刚刚说的话,在她脑海中无限循环。
    他说,所有喜欢的条件都是按照自己的模样……
    他好像还说,想娶的,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她……
    呜~
    沈幼清整个人都要冒热气了,她忍不住又把头埋低,死死的挡住自己烧红的面颊,不敢去看殷尤一眼。
    忽然感觉自己的头被碰了一下,沈幼清没有抬起头,凭着感觉猜测着是殷尤的手,他好像是摸了摸自己的头。
    沈幼清现在对什么都一惊一乍的,继刚刚的冲击后,她又在心里疯狂叫着:“他摸我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