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直起身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二人视线相接,眼睛里都是对方的影子,彼此的呼吸也缠绵交融在一起。
    沈幼清听见殷尤轻浅的气音,热气萦绕在她唇畔鼻尖。
    “这样,我们就都不疼了。”
    第35章
    沈幼清眨了眨眼,眸中闪着亮晶晶的光,带着点讶异。
    殷尤大部分是害羞又别扭的接受着她的主动的,明明之前都确定是一个傲娇直男了,她没想过殷尤会这般直接地反撩过来,而且沈幼清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心跳的很快。
    二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谁都没有主动移开视线,气氛静谧缠绵,连空气似乎都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殷尤头往前凑了凑,沈幼清下意识就要闭眼,头也不由自主地往后仰,身体却僵在原地没有后退。
    她感受到殷尤越来越近的呼吸声,一时紧张忍不住屏住了呼吸,接着有温热的、柔软的触感辗转在唇边。
    屋内温度慢慢升温,而窗外凉风阵阵,青杏树最后几片叶子也终于慢悠悠飘落,风卷着叶子打旋,宣告着冬天将要来了。
    那天殷尤为何生气到最后沈幼清也没有问出来,反正最后两人告别的时候殷尤唇角眼尾都带着笑意,想必不管什么事情都被沈幼清给哄好了。
    几日后的某个清晨,沈幼清打着哈欠终于从暖洋洋的被子里爬出来时,发现自己难得睡过了头。
    她揉着眼睛从后院出来时,蓦然发现大厅里没什么人,往日明明店里已经坐满了人。
    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沈幼清总觉得店里桌椅好像换了一批。
    阿葵不在厅内,铺子里一个人没有,倒是门外面人声鼎沸。
    沈幼清不明所以,走了出去想看看什么情况。
    街道上一堆人围在店铺外,百姓们对着美食铺子指指点点,看到她出来后忽然莫名激动,和旁边人窃窃私语起来,眼角余光还火热的盯着她瞧。
    沈幼清却没空去问这堆人神叨叨的搞什么,因为她看见殷尤此刻正站在门口,一身黑衣负手而立。
    明明在她看来是一幅气定神闲很平易近人的模样,旁边的百姓却自动离他几步远,殷尤周围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殷尤没有管周围百姓的围观,似乎对这局面故意为之,见她出来后,还很亲昵地朝她招了招手,示意沈幼清去他身边。
    沈幼清顶着众人火辣辣的视线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几人正在换匾额。
    她有点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怎么了,为什么又来换这个匾额?我前几日才换好。”
    殷尤已经在她过来时就自然的牵住了她的手,遮掩在宽袖下,身子紧紧地挨着她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