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看了看他这架势,警惕道:“你来做什么,药膳前几日不是送过去了吗?新的还没有好,大可不必这般催促。”
    虞呈摇了摇头,扬声道:“我是来感谢姑娘的。”
    沈幼清一脸问号。
    虞呈挥手示意身后的小厮上前来,把一块红木匾额拿给她看,沈幼清见着上面几个鎏金大字,“美食铺子”,金灿灿差点闪到眼。
    沈幼清挑眉,“其实我有招牌了,虽然没你的招摇,但还挺管用的。”
    虞呈诚恳道:“这是虞某专门为姑娘定制的,上面的字是重金寻了大师亲笔所写,姑娘把这个挂上去,想来铺子会更红火一些。”
    阿葵听到是大师亲笔写的后就眼前一亮,看着那几个鎏金大字更是心动的不行,暗地里朝沈幼清使眼色。
    沈幼清并不是很想换,门外那几个字可是她亲笔写的,虽然不甚美观,但是她自己看起来开心就得了,换来换去的有些麻烦。
    但是阿葵给她使眼色眼睛都要抽掉了,何况人家都亲自做好了,她若不要的话,那这匾额倒是没什么用处了。
    沈幼清只好让人把匾额收起来,对虞呈道:“多谢,不过日后就不要送这些了,换来换去也挺麻烦的。”
    虞呈声音仍旧带着一种固执味道,他做事总是带着强烈的目的,打定了主意的别人怎么都没办法拉他回来。
    “换匾额并不是主要目的,只是想让众人知道,沈姑娘的铺子以后虞某一定护着,沈姑娘在京城做生意难免遇到麻烦,能够给你减轻一点负担就好。”
    旁边围观的百姓一阵唏嘘,窃窃私语起来。
    当事人沈幼清觉得这个人情送的挺不错,谁也不会觉得自己身边的帮手多,于是很是愉快地接受了。
    于是,红木鎏金大字的匾额一放上去,虞将军家是沈幼清的后台这件事也就传遍了每个有心人耳朵里。
    了解多一点的人心情复杂,不知道沈幼清怎么就这么好运。
    之前得罪的端亲王迟迟没有为难沈幼清就算了,最近他们又观察到两人相交甚密,端王府几乎成了沈幼清自己的府邸。
    现在就连之前明明说好再不往来的虞呈也亲自上门送了牌匾,亲口说以后虞家作为后盾。
    ……沈幼清开的究竟是饭馆还是金铺,这么大的魔力?
    沈幼清还真是没想到虞呈送了一个牌匾后竟然这么大影响。
    近日店铺里的来客越来越多,以前大部分还只是百姓来凑个热闹,这几天一些官家小姐都肉眼可见的多了起来。
    就连每天都在和沈幼清抱怨着人不够多的阿葵都忍不住看着一大厅的人叹道:“今天怎么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