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
    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莫名觉得还挺不错,就看着殷尤想听听他怎么接话。
    殷尤注意到沈幼清莫名热切的眼光,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很平淡道:“这不是又带回来了吗?”
    如此简单直白的回答,沈幼清觉得自己还是不该幻想着殷尤拿着情话剧本,能不死鸭子嘴硬句句损人就谢天谢地了。
    作者有话要说:虞呈纯路人,剧情发展工具人罢了。
    【小剧场】
    小傲娇:送你玉佩。
    清清(狂喜):难不成是传说中的男主贴身信物?可上天入地随便领钱进出自由的那种?
    小傲娇:不是,随手拿的。
    清清:……又是没有拿到《霸道王爷爱上我》的剧本的一天呢:)
    小傲娇:其实你不需要那些东西就可以……
    第33章
    沈幼清放弃自己奇奇怪怪的想法,看他们两个都不说去了哪里玩,也就没有好奇多问,只以为是去了别的地方游玩,又约定当成秘密不告诉她罢了。
    殷尤注意到她随手放在一旁的小篮子,里面装着当归、黄芪等各种药材,眉头皱起,忽的拉着她的手打量她面色,“你怎么拿着这些?不舒服了吗?”
    沈幼清慢半拍的意识到他说的是刚刚自己手里的药材,解释道:“不是我要用的,是虞家姑娘需要的。”
    殷尤脸色放松些许,然而回味过来又注意到她说的是虞家,又忍不住憋闷起来,不甚愉悦道:“你和虞家人不是有过不和吗?怎么还给他们做生意?你如果不想做,大可不要顾虑什么,不会有人能逼迫到你。”
    一旁的沈清濯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听懂了殷尤说的别人会逼迫阿姐,也跟着软软的开口劝她,“对呀,有哥哥在,一定会保护阿姐的!”
    沈幼清哭笑不得,“不用太担心,没什么事情,就是觉得那个小姑娘挺可怜的,没什么逼迫不逼迫的。”
    殷尤却不好糊弄,语气凉凉道:“人家生点小病你就可怜,我还不知道你竟是这般以恩报德,看来当初那一剑还挺轻的。”
    他想起来自己以往说过不让沈幼清进书房、送东西等各种话,沈幼清就记得牢牢的,一直小气的记在心里。
    如今挨了别人一剑,却大方的不做计较,还给人家做药膳,殷尤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殷尤憋着一股郁气,站在一旁冷飕飕的补充,“虞呈不是说过再也不会主动和你碰上一面吗?怎么改话改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