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一:……他也很好奇很无奈怎么就是自己了。
    无助的默一只能自己咽下辛酸泪,无视王爷不满的嘲讽,言简意赅直奔主题,争取少说少错,“王爷,小公子之前在学院的事情问好了。”
    殷尤顿了一下,抬头向他看去,神色也不自觉正经了起来。
    沈幼清一回去就见阿葵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她,看她来了跟见着了救星似的,张口就道:“沈姑娘你可算舍得回来了,有大急事啊!”
    沈幼清挑眉,“阿葵,怎么每天见我你都这句话,在你眼里还有不急的事情吗?”
    阿葵急哄哄的催她赶紧进屋,听见她调侃,忍不住堵了回去,“有啊,你每天去王府我觉得应该不用着急。”
    沈幼清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
    阿葵差点被她拐走思路,赶紧把自己憋了半天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沈姑娘,有大事情呢!刚刚有个可有规矩的姑娘来,说要请你亲自做东西给她们家主子呢。”
    沈幼清笑容敛去,蹙着眉道:“是谁家的主子?”
    阿葵摇头,“小的也不知,她只是把菜单给了我,交代我把这个给你,然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沈幼清,非常的小心翼翼。
    沈幼清心道跟搞地下交易似的,还不透露地方,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然而谁料她想多了,纸张封面便是一个大大的虞字,里面最左面落款也清楚的写了“虞”字,整个菜谱上面的字娟秀清丽,应该是虞家哪个姑娘亲笔写的。
    她一目十行看了菜谱,又给合上了,吐槽道:“你这架势,我还以为什么秘密信件呢,原来你只是不识字。”
    阿葵急哄哄的,“现在还是在意这个的时候吗?!”
    沈幼清沉思了片刻,给世家做饭,是个赚钱的好门路,然而她犹豫一下还是拒绝了。
    “我开个饭馆就图一自在,干嘛上赶着去给人专门做饭。”
    沈幼清把菜谱纸随手放在桌子上,道:“阿葵,以后你不用管这个,就直说我们饭馆的规矩就是。”
    阿葵为难道:“可是,毕竟是大人家,我们就这么不管,会不会得罪人啊?”
    沈幼清点头,“会啊。”
    阿葵瞬间急眼,脱口而出道:“那姑娘为什么还不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