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殷尤愣了一下,刚欲出口的劝哄就这么卡壳了。
    沈幼清紧紧的盯着他,不允许他的视线像往常一样闪躲,一字一顿重复道:“你为什么不手把手教我,效果不是更好吗?”
    她说完这句话其实也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胆子这么大,活像一个强迫良家妇男的恶女子。
    但是殷尤性格这么别扭,她不主动点估计他们俩半年才能有一点小进展。
    沈幼清说话直接又坦然,殷尤往往都没有心理准备,他拿着墨条的手握紧,五指骨节愈发分明,能够明显感觉到他很紧张很僵硬。
    半响,他身体微微往后挪了挪,让出一点空隙来,轻声道:“你来。”
    沈幼清就走到他身边,把他手里的磨条抽走,握在自己手里给殷尤看。
    她本意是想让殷尤看看她动作对不对,但是殷尤忽然就不出声了,站她身后默然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幼清心想自己可能太热情吓到他了,很是贴心的给了他一会缓和的时间,然而等了片刻她见殷尤还是毫无动静,便出声催促,“王爷,你不要纠正我吗?”
    身后有轻微的布料摩擦声,殷尤修长且透着凉意的手从她身后伸出,缓慢的、带着试探意味的触碰了一下沈幼清捏着磨条的手指。
    这样小小的肌肤相触,微微的麻意便已传遍全身。
    虽然脑子里觉得正常,但沈幼清在殷尤的手碰过来时还是下意识想躲开些,却被殷尤紧紧抓住了。
    他的声音又轻又小,但是他们的距离又足够贴近,沈幼清能清楚的感受到殷尤每说一个字,就有暖暖的气流从耳边轻柔划过,惹得她耳朵痒痒的。
    殷尤微微低头停在她脖颈处,他垂下来的发丝有的碰到了沈幼清的脸颊,有些凉凉的,沈幼清的右耳甚至能感受到流过的吐息潮湿温热,她甚至听到了殷尤紧张又有些紊乱的呼吸。
    “要把手指放到磨条顶端……”
    手指被轻轻带着往上移动,在磨条最顶部停下来,沈幼清捏着磨条,殷尤的手轻轻地贴在她手指上,接着微微使力,她的右手便被带动着缓慢的转圈研墨。
    “墨要竖直着,不要太大力,对,就这样……”
    他的声音几乎越来越小,越来越靠近她,沈幼清的右耳已经将近滚烫。
    磨条被慢慢的磨成粉,又在水的浸透下成为漆黑的墨。砚池里黑漆漆的墨水倒影里,沈幼清能看到自己的手和殷尤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带着一种缓慢的韵律的一圈又一圈的转动。
    她的手被带动着磨墨,思绪却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散,她想殷尤身上不知熏得什么香,明明初闻是清冽的味道,她如今闻着却觉得暖意融融,甚至勾起了些困意。
    她恍然发觉,不知何时屋子里已经没了讲解的声音。
    殷尤耐心又温柔的握着沈幼清的手研磨,一时室内安静无声,沈幼清只听到耳边殷尤不规律的呼吸声和难以掩饰的心跳声。
    沈幼清恍惚中想,岁月静好莫不是就这种感觉吧,耳边唯一的声音也是令人欢喜的心动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