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实在是见识过剧情的强大,对于世界认定的关键剧情,无论之前被改的多么偏,它都有办法用各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拐回去,她怕她之前的举动就是殷尤最后惨剧的变数。
    她绝望的想,她把一切似乎变得更糟糕了。
    秋祭大典越来越临近,沈幼清也越来越提心吊胆,她借口去看沈清濯时有旁敲侧击打听过殷尤近日里的动作。
    然而不知道是殷尤示意还是怎么,王府里的婢女见了她都摇头,什么事情都一问三不知,沈幼清一无所获。
    她甚至也想着殷尤对沈清濯十分喜爱,便琢磨着让沈清濯去探听一下,但沈清濯却道殷尤已经忙了好几日,他也很少看见殷尤。
    沈幼清虽然不甘,却也意识到,目前她真的只能袖手旁观了。
    长安街近日越来越热闹,一旁的茶馆小摊上的食客们都在说着即将到来的秋祭。
    秋祭祭天地神佛祭先祖,是大临皇朝一年一度的盛大活动,每逢这个日子,香火和铜锣声便不停息。
    祭祀官们为先祖神灵供上三牲饭菜,三菜五酒,帝王正冠华服手持香薰上香,一旁还有专门的吟诵官吟诵祝文,坛下坛上万众表情肃穆庄严。
    而沈幼清的小饭馆也比之前更加忙碌,祭奠一来,大多数人便开始趁此机会好好玩乐一把,纵然她不太想过于疲惫做那么多生意,但是前来吃饭的食客们是在热情,众人围在一起高声请求,沈幼清便也不好扫兴,只得答应下来。
    她写了几个食材不那么特殊的食谱,让几位铺子里的厨子学习,偶尔自己也在一旁搭把手。
    即便忙成如此,她也不得不承认,一半时间都在想着秋祭的事情。
    秋祭那天,沈清濯一早就来了,小小的孩子经过几个月的耐心呵护,皮肤白嫩,脸颊上也有了明显的婴儿肥。
    沈幼清将猛然扑进她怀里的沈清濯抱住,眼角却不自觉的往后打量,然而来的只有玉芽以及几名贴身保护的侍卫,殷尤和默一都不在。
    沈幼清情绪低落,想起今天便是剧情临近结束的转折点,男女主借着这个机会更上一层楼,而殷尤则是因为心术不正受万民唾骂。
    如果殷尤那日没喝醉,为了迷惑自己,说的关于不想当皇帝以及不插手秋季大典的事情都是对自己撒了谎,那故事则毫无例外的会按照原剧情发展,殷尤私下动作被男主发觉,一切都昭告天下,权臣端亲王的落魄拉开序幕。
    最后一步步走向书中为他选择的必死结局。
    她忧心忡忡,面上也不好露出一丝忧虑,拉着沈清濯走到美食铺子里面,把自己早早做好的各种花式的花饼给他。
    沈清濯无忧无虑的坐在凳子上欢快的啃着吃。
    沈幼清看他吃得开心,也不自觉勾起了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