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尤:“???”
    他冷漠道:“不记得,本王这么做了吗?”
    沈幼清有些遗憾,又锲而不舍道:“那你还记得你一直嚷嚷着我做饭好吃吗?”
    殷尤:“……”
    他哪里嚷嚷了!他只不过是之前听到沈幼清抱怨,小小的满足了一下她的愿望而已!
    殷尤表情更漠然了,“哦?是吗?我不记得了。”
    沈幼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很是遗憾的语气,却怎么听都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你都不记得了吗?好可惜啊,王爷你当时还说我做饭好吃,以后都只想吃我做的呢……”
    殷尤无话可说,哦的一声表示知道了。
    他只觉得方才的紧张都喂了狗,沈幼清不止记忆力有问题,还不会说人话!
    殷尤只顾着朝小兔子故作凶狠的发脾气,却看不到他背后的沈幼清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轻松促狭,而是紧张而又仓惶用脚尖使劲钻地,仿佛下一秒就会和笼子里的兔子一样惊慌失措逃开来。
    一时小院子里风过无声,只有两个心慌惊乱的人低头各自平复自己的心情,小兔子也在殷大魔王的魔脚下颤颤发抖,彻底缩成了一个白毛球。
    第29章
    最后还是沈幼清率先打破了沉默,她声音听起来仍旧平稳得很,还带着一些轻快,外人根本无法察觉到她内心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那你记得什么啊?”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管殷尤一会说出了什么,她都不要慌,不能显得自己太在意,一定要掌握主动权……
    至于掌握什么主动权,掌握主动权后说什么做什么,她一概不知,现下也已经考虑不到了。
    殷尤微微低头沉默下去,似乎在考虑怎么说,他沉默一分沈幼清的心就高高悬起一寸。
    他们二人隔的不远,沈幼清能看到殷尤蹙着眉很纠结的样子,心里更急得火烧火燎,满脑子都在猜测殷尤到底记得什么才这般无法开口。
    直到沈幼清觉得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沉默窒息的气氛,想要逃掉时,便看到殷尤终于抬起头,视线紧紧缠在她身上,瞳孔漆黑不泄露丝毫想法。
    他语气冷静、甚至不带有任何情绪,一字一句道:“你问我有没有想登最高位。”
    沈幼清面色一怔,原先高高提起的心不仅没有落下,反而直接到了嗓子眼。
    ……殷尤记得,这是她最先探听的问题,殷尤当时是清醒着的!
    殷尤面色平静,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也没有注意到沈幼清猛变的脸色,继续用那种不紧不慢的语气道:“你还问我,有没有打算在秋祭上做些什么。”
    他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然而他看着沈幼清的表情,她显然误会了什么,被自己的脑补吓得面色苍白,估计还没回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