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有些公子贵女开始私下猜测,沈幼清可能真的成功搭上了端亲王,得了他庇护,才至今安然无恙。有些贵女不敢也不愿意相信沈幼清有这么大本事,对这一猜测嗤之以鼻。
    这些先生们没空参与青年人的小八卦,但也一直觉得依照王爷的性情,不会这么轻易就沉溺于情爱之事,对于这些谣传也只觉得是旁观者胡诌罢了。
    现下忽然在端王府内部,见着来这里熟门熟路像是在自己家的沈幼清,一时哑然。
    沈幼清顶着众人或惊或疑的复杂目光走到院子里,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好,在场的几位都是有名的老先生,她不说话显得怪没有礼貌的。
    于是,沈幼清只好朝他们笑了一笑,挥挥手打招呼,话语僵硬,“见过各位老先生,先生们好啊。”
    几个人虽不清楚沈幼清同殷尤的关系,但也无意得罪人,连忙回道:“郡主……额,沈姑娘好。”
    “好久不见啊沈姑娘……”
    大型虚假寒暄现场。
    一群先生们坐在原地面面相觑,原先的谈笑风生再也进行不下去,双方都不知道对方来这里做什么,气氛正尴尬的不行,院子里终于传来小孩说话轻快的声音。
    殷尤带着沈清濯进了院子,身后跟着的婢女仆从一堆,恭敬的垂头走过,在院子里安静而有序的站好,亲王阵势十足。
    正尴尬的夫子们松了一口气,对这阵势习以为常,纷纷站起来跟端亲王行礼。
    一旁的沈幼清忽然发觉自己就这么干站着太突兀了,正要跟着众人一起,殷尤却挥手阻止了。
    他目光不着痕迹的在沈幼清身上划过,又很快移开,转而看向几位老先生,说话声音比往日多了许多温度。
    “劳烦各位夫子们今日奔波至此,请各位来的缘由想必信里面已经说得清楚,信里面说的小公子便是本王身边的这位。”
    他手放在沈清濯身上轻轻拍了一拍,示意沈清濯往前,沈清濯似乎有些紧张,小小的往前蹭了一步,双手握拳规规矩矩的鞠躬行了一礼,“夫子好。”
    他声音带着稚气,神色间没有对他身边以冷漠阴郁著称的殷尤的畏惧,反而特别依赖他似的,竟是他们这些老先生让他更不自在了。
    人群中有人弱弱的询问:“这位是康宁侯府家的那位小公子吗?”
    此话一出,沈幼清明显感觉到自己被人偷偷打量了好几眼,好奇、惊异各种复杂目光皆有。
    殷尤本人面不改色,语气波澜不惊,“是的,我看他是个好面子,抢回来的。”
    “……”
    落在沈幼清身上的目光更复杂难言了。
    殷尤道:“这位本王很是看好的小公子以后就靠各位教导了,各位意见如何?”
    话已至此,几位夫子哪敢拒绝教导殷尤不惜“抢来的好苗子”,连忙点头表示自己举手之劳乐意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