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殷尤这次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如果不能直接同沈清濯解释一些他无法说清楚的问题,那就用别的问题将沈清濯注意力转开就好了。
    沈清濯一个小孩子,毕竟殷尤同他生活了一段日子,还是有些了解他的,找沈清濯的弱点可真是太容易了。
    殷尤施施然放下筷子,语气波澜不惊,“你们自是不一样,毕竟你阿姐可不会吵着不去学堂。”
    沈清濯不满抗议,“哥哥,你在转移话题!这个和我去不去学堂根本没有关系!”
    “当然没有关系,可是这个的确是存在的事实,你阿姐把你托付给我,我还不可以讨论你的事情吗?”
    沈清濯无力反驳,一下子就焉了吧唧的。
    他情绪转得太快,看来去学堂这件事情的确是沈清濯最为烦恼在意的。
    可是如果仅仅因为入学的事情就这般反应,反而显得有些过于怪异了,他所观察的沈清濯可不是这种性情的人。
    殷尤思量片刻,闲聊般开口道:“你是不喜欢读书还是不喜欢去学堂?”
    沈清濯无精打采的,“不喜欢去学堂,明明我在家里也是可以的。”
    殷尤若有所思,看了看愁眉苦脸的沈清濯,安抚道:“好,你不喜欢就不去,你想要在家里读书的话,过几日我会找来几个先生,你就在你院子里学习,行吗?”
    “哪几个先生?他们5会很凶吗?会布置很多课业吗?”
    沈清濯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最后挠挠头羞涩道:“是只有我一个人听先生讲课吗?”
    殷尤道:“嗯,你现在不要担心,请先生之前我会认真挑选了解情况的,如果你跟着几位先生学过之后还是不喜欢,和我说就好。”
    沈清濯吃惊道:“好几个先生都要来呀,是为了专门教我一个吗?”
    他见殷尤一脸肯定的点头,面上开心,“王爷哥哥,你好厉害呀,你到时候要娶阿姐的话,我一定不会阻止你们的!”
    殷尤没有接话,只是微微扬了扬下巴,“快吃。”
    沈幼清那天自我转移注意力效果超群,一直专注于做饭,后来还尝试着研究新的美食,满心扑在食物上,以至于完全忘了王府两个等饭吃的小可怜。
    等反应过来时饭点也就过了,沈幼清出于逃避的心思,自己说服了自己没有去。
    然而这种剧情发展关键时刻,她也不能躲太久,那天虽询问出萧荷不是殷尤派去的,殷尤也没有别的心思,但是沈幼清还是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