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濯待在四季苑等了许久,也没等来以往的侍卫哥哥送饭来,还疑惑今日阿姐怎么这么慢,就等到王府婢女前来通知他去前厅用饭。
    沈清濯跟着婢女一路到了饭厅,看见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食,才意识到今天没有阿姐的饭。
    毕竟沈幼清怎么可能会送来一桌子大鱼大肉,除了做这个要很长时间外,她也不会一顿饭做这么多,吃不完浪费粮食。
    殷尤一身深蓝锦衣,端坐在饭桌前,神情恹恹的,面前一桌子厨师精心准备的饭食却仍旧神情不振,见他来了才懒洋洋的拿起筷子。
    沈清濯坐过去后发现离自己的殷尤哥哥有点远,就呼哧呼哧的搬着木凳挪到了殷尤旁边,一旁的婢女还有点担心,但殷尤却没有出声阻止,很平静的吃着饭,甚至还主动给沈清濯夹了菜吃。
    沈清濯扫视一圈桌子上的精美食物,咬着筷子疑惑问道:“王爷哥哥,今天阿姐没有做吃的吗?”
    殷尤夹菜的手顿了一顿,神情平淡的反问:“王府的饭怎么了?”
    他没有解释,就是阿姐今日没来了。
    沈清濯自己的小脑袋瓜终于转过来,猜测自家姐姐没送饭来哥哥不开心了,因此觉得自己很明白殷尤此刻的心情,还贴心的安抚他。
    “没怎么,就是特色好不一样呀,不过偶尔吃点别人的也很不错,王府里面也都是大厨子呢!”
    殷尤低低应声,夹了一筷子青菜沉默吃饭,饭厅里一时有些安静。
    殷尤觉得真是邪门了,他现在吃青菜,觉得青菜太淡,他去夹鱼肉,又觉得鱼肉味道怪怪的,总之吃什么都有点不合胃口。
    沈清濯正乖巧的吃饭,却听殷尤忽然道:“你可能不习惯王府的饭菜,你现在还要长身体,要吃自己吃得惯的……你可以日后问问你阿姐,让她别忘了。”
    沈清濯心道王府的饭很好吃呀,毕竟是亲王府的厨子,技艺不会差到哪里去,他吃起来倒是没什么不习惯的。
    但他还是点头,看殷尤一脸的精神不济,忽然神神秘秘的凑过头去,悄声询问:“哥哥,你昨日是不是去找阿姐了,我今天听玉芽对我说,你昨天很晚回来,还是阿姐送你的呢。”
    殷尤不知想起了什么,面色有些尴尬,耳朵也忍不住泛红,所幸在场的婢女们不敢直视他,沈清濯也没注意那么多,殷尤暂时还能故作镇定,矜持的点头,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
    沈清濯小脑袋瓜不知又想到了哪里,表情夸张地哇了一声,然后低头戳自己的米饭,冷不丁道:“哥哥你是不是要很快娶我阿姐了呀?”
    自从他上次把自己辛辛苦苦保守的秘密说出来后,就不再故意偷偷藏着掖着在心里想想,而是直接大大方方的跟殷尤闲聊此事了。
    殷尤被他直接的话砸的头蒙,好半天才把这句话过滤掉,故作凶狠的威胁沈清濯,“……吃你的饭,你的阿姐没跟你说过食不言寝不语吗?”
    沈清濯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得意洋洋道:“哼,你看又是这样子,你是不是忘记了阿姐之前吃饭都说话的,你那个时候怎么不和阿姐说呢!”
    沈清濯掷地有声的撂下最后一句,“我和阿姐看来一点都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好想回小读者的评论呀QAQ你们真可爱,我r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