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待默一应答,她就拎起裙角飞快跑开了。
    这俩人今天怎么了呢?
    茫然的默一还没从沈幼清急匆匆的离去中反应过来,忽觉身上一轻,殷尤已经冷着脸站直身体了。
    殷尤揉着太阳穴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沈幼清跑去的方向,又冷冷的瞥向没事大半夜站门口坏他事的默一,终究没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只满心郁闷的离开。
    殷尤这一番动作很有条理,和刚刚那醉醺醺站都站不稳的模样完全不同,连方才对着他扫来的不耐的目光都和往常默一看到的一模一样。
    默一:虽然心酸,但这又是发现了大秘密的一天呢!
    次日,阿葵急匆匆赶向美食铺子,因为沈幼清之前说过今日做椒麻鸡,让阿葵和厨子早些来准备。
    阿葵路上耽搁了一会儿,他还以为进到后厨时会看到一片烟火缭绕的景象,没想到他慌里慌张的进屋后,大家手里的锅还没开火熟油,一屋的厨子都动作一致的盯着沈幼清瞧,气氛颇为诡异。
    阿葵莫名,也跟着众人视线去看沈幼清,发现沈幼清一手拎着鸡腿,眼睛直勾勾盯着虚空,手里则机械的将那只光溜溜的倒挂的鸡在热水里上下反复涮。
    “???”
    沈姑娘这是什么做法?给鸡热身?
    阿葵用眼神询问一旁的厨子,厨子们也都摇头。
    他们也好奇,沈姑娘今日不知怎么了,时不时就发呆似的来回重复手里的动作,但是众人又都觉得万一这也是沈姑娘做菜的一部分呢?
    几个人犹豫来犹豫去,盯着沈幼清的动作想着要不要开口,这就一直犹豫到了阿葵来。
    阿葵身兼重任,只好凑过去询问:“沈姑娘……”
    沈幼清猛地被惊醒,有些迷茫的扭头看他,阿葵指着那个惨遭热水沐浴的鸡肉问:“这个鸡要涮多久呢?”
    沈幼清回头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东西,她连忙把鸡肉从热水中取出,动作慌里慌张的,差点手滑把鸡肉给掉地上。
    沈幼清手忙脚乱的处理好鸡肉,对阿葵道:“鸡这样涮就好了,我正要弄麻椒呢。”
    阿葵点头,帮着她把八角茴香之类的调料放进去,但接下来他发现沈幼清今天做饭真的蛮心不在焉的。
    食醋没拧开盖子就往里面倒,倒了半天倒了个寂寞,她还迷惑的以为食醋没了要去买。
    前脚刚加了盐后脚就对阿葵说,她好像忘了加盐,请阿葵帮忙拿点盐放进去。
    ……
    在阿葵再一次出口提醒锅里炒的辣椒都要糊了时,终于忍不住问出口,“沈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沈幼清手忙脚乱的将调料盛出来,疲惫的锤了锤脑袋,她没有回答阿葵的话,反而问阿葵:“阿葵,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