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尤沉默的时间似乎更长,不过还是道:“不会。”
    沈幼清彻底放下心。
    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已经得到解答,沈幼清松口气,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腰间的酸楚来。
    这个姿势,好废她腰啊!
    没道理殷尤舒舒服服的趴在桌子上,她这么难受。
    她另一只手拍了拍紧握着她左手不放的殷尤的手背,语气松快许多,“王爷,松松手,让我坐好。”
    殷尤不动。
    沈幼清哭笑不得,恶狠狠地威胁他,“王爷,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喝醉了?要是你醒着,看到你这副样子绝对会恼羞成怒的,赶紧变成以前的样子让我少嘲笑你一点吧。”
    殷尤好像听懂了,终于松了一些手上的力度,却没完全放开,他看着沈幼清,忽然开口,声音轻飘飘的。
    “沈幼清,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沈幼清哪里敢听,把他灌醉是为了打探消息救他命,可不是扒拉他隐私的。
    ……至于夸她做饭的事,沈幼清无意为之,只能继续装不知道了。
    沈幼清摇头拒绝听,殷尤就一直抓着她不放,沈幼清半趴在桌子上整个腰都酸了。
    她只得被迫听殷尤的秘密,一边将头凑过去,一边絮絮叨叨,“说好了啊,你如果说了什么惊天大阴谋什么的,可不能怪我啊,是你自己要说给我听的,可不是我诱哄你的……”
    但是为了表示诚意,沈幼清将耳朵附过去时还是做了保证,“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保、保…守……秘密……的。”
    她机械的吐出了最后几个字,整个人一动不敢动,在秋日凉风习习的夜里,直接热的脸颊出汗。
    ……殷尤在她颊边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
    轻柔温软的,气息却滚烫而烧灼。
    第26章
    因着自家王爷主子还没回来,端王府仍灯火通明,默一无聊的靠在王府正门前的石狮子上等待。
    不知多久,他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抬头望去时见冷清的街上慢慢走来两个人。
    夜色浓重,皎洁月光将慢慢走来的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两人紧紧依靠着对方,看起来颇为亲密无间。
    沈幼清扶着殷尤艰难的朝王府前进,走一步就在心里唱一句“大河向东流啊~”给自己鼓劲。
    殷尤大概真的醉得不轻,整个人都靠在沈幼清身上,跟个八爪鱼似的紧紧缠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