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给殷尤倒了一杯清酒,希望他醉的再深一点,“王爷,您再尝尝,我觉得这个果酒味道真的很不错。”
    殷尤顺从的从她手里接过酒盏,这一次没有犹豫,直接一饮而尽,接着就拄着手臂盯着沈幼清看。
    沈幼清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却没有从他眼中发现异样,只是殷尤喝的头脑不太清醒,单纯的盯着某一处地方发呆而已。
    她镇定的顶着殷尤的目光,耐心的坐在那里等着他醉意彻底上来。
    半刻后,殷尤忽然撑着头微微闭上了眼睛,往日一直冷淡漠然的脸上也透出一点红晕,他食指哒哒的敲击着石桌,颇有点惬意。
    沈幼清轻轻喊道:“王爷,您困了吗?”
    殷尤慢半拍的回答:“没有困。”
    这副状态不知道醉没醉,看起来还有点清醒的样子,沈幼清有点急,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然而殷尤回答了她的问题后,顿了片刻忽然睁开眼,认真的瞧着她,很严肃的喊了一声,“沈幼清!”
    沈幼清吓了一跳,回视他的目光。
    两人目光猛一交错,殷尤又仓惶的挪开视线,看向自己手中空了的酒盏。
    “……”
    殷尤似乎说了什么,沈幼清没有听清,站起身子凑近了些许。
    “王爷,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醉了?”
    殷尤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酒盏,沈幼清听见他低低的声音传来。
    “……你做的糕点很好吃。”
    沈幼清呆了一下,保持着动作没动。
    殷尤借着她这个动作忽然仰头,微微凑前,他的侧脸挨着沈幼清的侧脸,嘴唇附在沈幼清耳边,声音轻小却又坚定。
    “我很喜欢你做的食物。”
    热气从耳边一直蔓延到整张脸颊,又一路直通心底,滚烫的沈幼清的心都颤了一下。
    她有些慌乱的偏开头,语气一瞬间结巴,“啊……啊?”
    殷尤彻底醉了,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双手交叠放在石桌上,他忽然把头趴在胳膊上面,侧脸对着沈幼清,微眯着眼睛看她,眼睛里映了皎洁的月色,透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这次说话是带了气音,又轻又小,却带了魔力似的,穿过夜色直直撞进沈幼清的耳朵里。
    “我想要你一直做给我吃。”
    沈幼清不知道自己表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知道绝对不会比脸红的殷尤好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