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钰疑心重重,只觉得这个旨意十分棘手,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更不能拒旨不接,倒有些进退两难来。
    一直以来,只要殷尤插手,他做事总会瞻前顾后忧思重重,但是他之前毕竟被殷尤坑太多,让顾钰对他不管不顾也是不可能。
    恰在此时,玉筵宫殿门外一名粉色宫裙的宫女缓步走了进来,她说话声音轻柔娇软,一时安抚了顾钰心中的焦虑不安。
    “殿下,宫里来了一些新果子和糕点,要先摆上来吗?”
    正是上次顾钰怜惜将其留在身边侍奉的宫女小荷。
    顾钰注意力被拉走,挥手将小荷唤到身边,小荷开心的拎着裙角快步跑到他跟前,裙角蹁跹似灵动蝴蝶,顾钰瞧着心里便舒畅了一些,他伸手将她拉近自己怀里,小荷便满面通红,低低怯怯的唤了一声殿下。
    顾钰嗯了一声,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小荷的细腰,小荷在他怀里蹙了蹙眉,又很快让自己放松下来,抬头一脸乖巧的问道:“殿下,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
    “怎么这样说?”
    小荷抬起食指轻轻搭在他眉间,小声道:“殿下您刚刚就蹙眉呢,一定是有什么不开心的,殿下要不要和奴婢说说,小荷可会安慰人了。”
    她语气间尽是天真无忧,却又真心实意的想着办法哄他开心,顾钰被她逗笑,道:“没看出来你很能安慰人,本殿先试探一下,如果你的敌人忽然给你求情,说自己想休息把一个好机会让给了你,你会怎么想?”
    小荷心思微转,结合刚来时听到的旨意,心里明白大概顾钰正为端亲王殿下此举感到不安。
    虽然她对端亲王殿下的举动也很是不解,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帮助殷尤打消顾钰的疑虑,于是她抬起头一脸认真道:“当然是开心了。”
    顾钰微微有些失望,心里却也知道以小荷单纯的心思估计想不出那么复杂的后续,便准备扯开话题。
    但是小荷却又继续道:“奴婢之前还没来玉筵宫做事时,一直同殿下您身边的宫女小娥合不来,后来她犯了错被罚,姑姑要找人来玉筵宫顶替一段时间,没想到小娥推荐了奴婢。”
    “当时奴婢也觉得小娥肯定是要害我,很是惧怕,但是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奴婢那天犯了错,本以为要死了,但是殿下您却让我进了玉筵宫。”
    她声音不疾不徐,很有一种让人信服的从容感,“所以,殿下何必对即将到来的机会感到忧虑呢,既是机会,必然伴随风险,殿下应该相信自己才是呀!”
    顾钰被她一番话说的疑虑顿消,这说到底还是一次大出风头的机会,就算有危机,他也不该这么慌乱。
    毕竟他自小便顺风顺水,什么灾祸到头来也能被他轻松化解,想来这次也不必过于在意。
    他心里宽松许多,面上也带了笑意,捏了捏小荷的脸,笑道:“小荷的确很会安慰人,本殿现在觉得的确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是一件好事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