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以为端亲王沉不住气想要主动提出接过此事,就连皇帝也如此想,面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他主动给出和别人开口要得的差别就很大了。
    然而殷尤却一幅很认真的模样在提建议,“启禀皇上,臣以为,秋祭守卫一职可以交给五皇子殿下。”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
    朝廷百官一时竟不知殷尤又在想什么歪主意,竟然主动帮助五皇子,要知道五皇子还关着禁闭呢,这不是为他请求免罪吗?
    但殷尤此举明显取悦了皇帝,皇帝推脱一会,很是愉悦的将此事给了五皇子,顾钰的惩罚也就顺理成章的免了。
    皇帝偏爱第五子顾钰,本就想将这个大出风头的事情交给他,奈何顾钰一颗心惦念着儿女之情,为了一个庶女顶撞他,他一怒之下将其关了禁闭,如今也不好主动提出,那时他犹豫便是在顾忌这个。
    索性殷尤今日主动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皇帝心情愉悦,当即想要财大气粗的奖励给殷尤东西,但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太明显了,只得先按捺不提。
    下朝后,殷尤被皇帝独自叫了出去,等再出来时已经天色近晚。
    默一等在马车边,也已经把殷尤朝堂上做的事听得七七八八,心里很是不解。
    在他心里,此时王爷和五皇子应该是水火不容仇恨满满的关系,怎么王爷还主动为五皇子请求免罪呢!
    要是沈姑娘知道这个事情该多难过啊,毕竟沈姑娘封号还没被还回来,五皇子唯一的小惩罚关禁闭也没了。
    一路上默一百思不得其解,到王府时更是频频瞥向殷尤欲言又止,殷尤注意到了,微微侧头示意他有话赶紧说。
    默一如实的把心里的疑问说出,但是没敢提到沈姑娘,只是道:“王爷,秋祭守卫工作是一个收集兵权的好机会,怎么让给了五皇子呢?”
    他本以为殷尤会给他一番精彩的阴谋推论,王爷心思弯弯绕绕有了更好的主意,结果殷尤只是轻描淡写道:“没有什么原因和计谋,只是最近公事太多,不想劳累了。”
    默一忍不住揉了揉耳朵,迷茫而又呆滞的看着自家王爷,“啊?”
    你本以为队友卸掉铠甲是为了冲刺拼命,结果他只是困了要休息?
    这是什么人间迷惑?
    殷尤知道默一不敢置信,但是这确实是最能说出口的理由了,真实原因比这个还要让默一惊掉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