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是觉得沈小公子耽于玩乐准备告状了吧,默一没忍住多嘴说了一句,“其实沈小公子年纪还不大,多玩玩也是正常的。”
    殷尤不知想起了什么,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只转身准备离去,墨色衣袍在空中漾开。
    默一赶紧跟了上去,忽然听到前面低声叹息。
    殷尤声音低沉道:“沈幼清只有他一个弟弟,本王想要他出人头地。”
    沈清濯的处境他早已知晓,沈延偏爱妾室,对嫡子嫡女十分不上心,那个妾室柳氏尚还年轻,保不准康宁侯府又添了一位公子,沈清濯的处境十分不好。
    想要靠侯府是不行的,沈清濯要自己努力才好,但靠自己成事哪有那么简单,绝不是每天吃喝玩乐随便学学就能成功的。
    殷尤如今的亲王爵位便是自己从战场上、从朝堂上厮杀得来的,他无法依靠任何人,他清楚的明白成功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合格。
    沈清濯有需要自己往上爬的处境,但是却不够彻底,毕竟沈幼清肯定不舍得她唯一的弟弟吃苦。
    他忧心忡忡,比当初忧虑自己的未来还要忧虑沈清濯,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沈清濯一蹦一跳的跑过来,开心的仰着脸朝他笑:“王爷哥哥,你怎么还没见我就走了呀?”
    殷尤看他白白嫩嫩的脸,眼中满是对自己的依赖,不怪乎沈幼清狠不下心来,他也不敢想象沈清濯经历磨难的样子。
    他刚刚酝酿起来的一腔忧虑霎时烟消云散,神情不自觉的放缓了,“刚刚忽然想起来还有事要做,今日不能跟你玩了,明日你阿姐会来,你不是很久都没见她了吗?”
    沈清濯点头,却还是不放他走,一本正经道:“哥哥你刚刚找玉芽说什么呀,我总有很危险的感觉。”
    殷尤眼里染上笑意,心想这小孩还挺敏感的,和他姐姐一样,一有危险就能察觉出来,往日没少凭着机灵躲过他许多怒火。
    他道:“没有什么,要和你姐姐说一些事情罢了,你不用担心,这几日好好玩的开心就行了。”
    沈清濯觉得自己直觉可准了,知道哥哥肯定在想着什么坏主意,但是他是一个讲策略的孩子,既然王爷哥哥现在不说,那等明日姐姐来了他再想主意,阿姐反正最受不起他撒娇了。
    沈清濯努力眨巴着眼睛对殷尤卖萌,让自己更可爱些,他知道自己的姐姐每次看见这个表情都会心软,也希望王爷哥哥能心软。
    殷尤果然面色更加柔和,难得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不过还是没说学业的事情,温和道:“好好玩吧,想做什么让人来告知我。”
    沈清濯乖巧点头,待殷尤走后,他拉着玉芽的袖子询问,“玉芽,哥哥刚刚问你什么了呀?”
    “就问了问您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她犹豫一下,还是继续补充,“不过,问到后面似乎是想看您最近学业如何。”
    沈清濯苦着脸,“他们是不是要商量着送我去读书?可我不喜欢去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