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尤最近给默一的任务是查询是谁在背后指使着跟踪沈幼清。
    他掀书的手顿了顿,最后直接放下公文,抬头看着默一,低低哼道:“嗯?”
    默一不敢再卖关子,直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是一方帕子,右下角绣着一个精致的荷花,帕子上面的字体娟丽秀气,殷尤耐心看完,忽的冷笑一声。
    他轻启唇骂了一声,“蠢货。”
    默一低头不敢搭腔,他来送信的时候就知道自家王爷看了后心情绝对会百分百糟糕,帕子上写的五皇子估计要被他记在心里的死亡名单上了。
    ……不过也可能五皇子本来就在名单上,毕竟自家王爷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殷尤果然压抑着怒气,语气讥讽,“顾钰近几年真是越来越色令智昏了,为了一个女子频频暴露他那堪危的智商,简直一个蠢货,若不是他运气出奇的好,早死在本王手里了。”
    默一站在一旁,他是知道一些王爷和五皇子的恩怨的,默默在心里打算盘:政事上五皇子频频打乱王爷计划,情感上沈姑娘又的确是因为他没了封号,如今又多了一个派人谋害沈姑娘的仇恨……
    凭借王爷的手段,五皇子至今没被废掉还真的是因为他运气好,好到总是能在关键时刻转危为安化凶为吉,邪了门似的。
    默一适时插嘴,“王爷,要把这个事情告诉沈姑娘吗?”
    殷尤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当然要,好好让她看清楚,当初为了那个蠢货皇子丢了封号是多大的蠢事,让她长点脑子。”
    默一自动翻译王爷隐含未出口的话:告诉,不仅告诉,还要添油加醋的说,最好说的让沈姑娘一提起五皇子就怒火冲天,再不想和他往来。
    他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正要离去,好给王爷时间让他赶紧把糕点趁热乎的吃完,没想到殷尤却主动拦住了他。
    “四季苑的那个小孩怎么样?这几日沈幼清也不来看他,本王也没空,他是不是哭的满脸鼻涕泡了?”
    默一这几日忙着查沈幼清的事情,还要忙着和其他人对接情报,忙的恨不得□□,哪里有空去四季苑,但他深刻的掌握了说话的技术,委婉道:“……要不属下这就去看?”
    殷尤摆手,也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一会去看看他。”
    他又补充道,“小孩儿就是麻烦。”
    虽然语气满满的嫌弃,但默一并没有察觉到王爷有烦躁的意思,反而看起来还挺乐在其中的。
    沈清濯确有几日没见着自己亲近的哥哥姐姐了,但是他倒没有食不下咽,更没有哭出鼻涕泡,反而因为有殷尤送的兔子陪着玩而快乐得不得了。
    殷尤来到四季苑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追兔子玩,旁边有几个侍女小心看着他不让他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