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中有不少观察着沈幼清铺子发展情况的人,见沈幼清玩着玩着竟然真的把铺子给办的有模有样,一时心情各异。
    也有些人看不惯她过得舒服,想着去找事,但是端亲王殷尤不知怎么的,近日频频光顾美食铺子,去的时候还随身带着那个康宁侯府的小公子,一去就是几个时辰,出来的时候看起来还挺愉快。
    有些眼睛贼亮的人慢慢的琢磨出味道来,合着沈幼清落魄后还顺风顺水的生存了这么久,原来是殷尤根本没有要找事的心思,不仅没有,反而把人家的弟弟给照顾得好好的。
    虽然他们对这个样子的殷尤极其惊悚且不敢置信,但是现实情况就是如此,端亲王似乎真的在护着以前对他死缠烂打的沈幼清。
    ......明明之前还不是这样的,端亲王对着曾经的清河郡主还没有半点怜惜,怎么沈幼清落魄了他反而又护着她了?
    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扑朔迷离时好时坏的,说不定现在看起来端亲王护着沈幼清,过几日他又翻脸不认人了,以殷尤那种阴晴难辨的性子,这种事情还真大有可能发生。
    大家还是决定先不去凑他俩的热闹为好,不过就算有人好奇最近也是没有时间,毕竟最近上到文武百官,下到黎民百姓,都忙活着即将来临的秋祭大典。
    端亲王殷尤掌握大权,自是更加忙碌,他一边顾着秋祭大典的各种大事小事,一边还分心查找那日沈幼清遇见的意外究竟是谁指使的。
    这几天他几乎快要住进了书房,大临皇朝看起来其乐融融繁花似锦,其实已经快要败光了底子,朝廷官员越来越不顶用。
    官员做事唯唯诺诺处事不决,本着多做多错的原则,什么事情都要跟殷尤汇报询问如何处理,遇上分工不甚明确的公务几个官员便互相推诿,非要殷尤直接命令下去才肯接过摊子。
    碰上处事自有决策的,又是一个麻烦事,私吞财款贿赂往来事件层出不穷,闹出的丑摊子还是要上报给殷尤处理。
    如此几次,殷尤几乎烦不胜烦,脾气也越来越暴躁,甚至产生了撂摊子不干的想法。
    此想法一出,殷尤就忍不住皱眉,其实他这么几年都已经慢慢习惯了,整个精力都放在事业上,反倒觉得万事经由自己手里安心些,他也能趁乱掌握官员把柄笼络更多权利。
    今年处理这些事情他就觉得特别心烦意乱,深深觉得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去沈幼清的美食铺子吃东西呢......
    他摇头把脑中荒谬的想法甩出去,看向书桌旁放着的一小碟桂花糕。这是今晨沈幼清让人送过来的,据说是她亲手做的。
    沈幼清最近也挺忙,加上不知什么人有意对她图谋不轨,她就不再出来了,送东西都是让殷尤派给她的侍卫送来的,倒真的同她说的一样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