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默一唤到身前,语气满满的冷意,“你去查一查,看看长安街附近有没有形迹可疑、脸上有痣、身材瘦削的男子。”
    默一早已从刚刚的谈话中就猜出了可能是沈姑娘遇到了什么麻烦事,王爷才变得如此心急,情绪也比往日偏激难控许多。
    他作为旁观者,能看出王爷和沈姑娘的矛盾从何而来。
    自家王爷口是心非,跟沈姑娘说话幼稚的不行,但其实心里很在意沈姑娘,偏偏自己不肯承认。
    而沈姑娘又恰巧是心大的人,王爷不说,她估计永远不会意识到她在王爷心中的特殊性。
    他低头领命,只听见殷尤阴森森的补充,“凡是觉得有可疑行为的,一定要先看好,宁可多审几个人,也不要漏掉一个。”
    “看来本王要杀鸡儆猴,让那些背后的老鼠看看,谁是不能碰的。”
    默一应声,退出房间后,他认真思考,自己要不要兼个职,帮助王爷改改这好听的话憋着不当人家面说的毛病?
    单靠王爷自己,府里王妃猴年马月才能出来啊。
    皇帝疼爱的五皇子被关在玉筵宫禁闭思过,听起来是个惩罚,然而若是众人见到玉筵宫后,估计没人会认为待在这里是一种痛苦。
    玉筵宫没有辜负它本身的名字,一片金玉辉煌,名贵瓷器摆了满屋,宫殿地上更是铺了柔软的地垫。
    顾钰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听完下面太监的禀报,睁开眼将手里的茶盏扔到他们身上,低声斥责,“一群废物,跟着一个草包都做不到。”
    宫殿里的人瑟瑟发抖,不敢多言,被砸到额头的太监也是连痛都不敢叫。
    顾钰气的摔了茶盏,坐在椅子上平复心绪,正欲拿另一个茶盏喝茶消火,却发现杯子里面空空如也。
    真是事事不如意,他骂道:“没有眼色吗,还不倒茶?”
    旁边一位身着粉色宫裳的女子慌慌张张的上前执起玉壶,手臂轻轻颤抖着,为他斟了一杯茶,声音怯怯,“殿下息怒。”
    顾钰接过茶盏,手指无意和她碰到,那宫女像是被烫了一样,火速的抽回了手,顾钰端水的手拿了个空,心头火起,抬头正欲斥责。
    小宫女知道自己犯了错,瞬时跪在地上,却不知规矩,抬脸直勾勾的看着他,手里的茶仍然端着,手却抖个不停,声音含着颤音,“殿下赎罪。”
    她声线有一种很媚的感觉,异常撩人,眼神却是怯怯的,透着一股无辜,配着小心翼翼的颤音,实在很引人注意。
    原是满心怒火的顾钰顿了顿,目光停在宫女姣好的脸颊上,面若芙蓉纤柳细腰,倒是一副好样貌。
    “你是哪里的,怎么从没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