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带着人坐在石桌前,沈清濯跟着坐在了她左手边。
    沈幼清指着桌子对面示意殷尤坐,“真正说来,我朋友就你们几个啦......王爷您坐那儿。”
    这是一个三层圆石桌,最下面是五个石柱支撑着桌子,中间被漆好的砖块堵了起来,只留了一个方形洞口用来添柴,洞口出稍微凸出一边用来放挡洞的石板,以免烟从洞口跑出来呛到人。
    石桌上层的台面中间挖了一个不大的洞,将最上一层和中间一层打通,火焰可以顺着桌面的洞口钻出来。
    此刻石桌中间放着一口大锅,正冒着热气。
    这个奇怪的桌子很明显吸引到了殷尤,他坐下去后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好几眼。
    默一和玉芽正打算站在一旁服侍,沈幼清抬手阻止了。
    她笑眯眯的看向殷尤,“王爷,今天对我来说是个很重大的日子,如果还要讲究身份地位,我一个平民不该坐在这里。我和您才熟不久,都可以和您坐一张桌子上,默一跟了您那么多年,一起坐下来吃顿饭也可以接受吧?”
    殷尤今日能来这里赴宴,本来就没怎么在意身份合不合适,闻言点了点头,偏头示意默一坐下来。
    默一向来不会拒绝自家主子的吩咐,正走过去准备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殷尤忽然从自己位置上站了起来,对默一道:“不必在意那么多,你坐这吧。”
    随后似是随意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坐在了沈幼清的右边。
    默一:......好吧,看破不说破,装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叭。
    默一都坐了,玉芽也被沈幼清吩咐着坐在了沈清濯的左边。
    这个锅是沈幼清特意找人做的,分为两部分,中间焊接了一层铁板。
    一边放着排骨汤底,一边是加了辣椒的麻辣锅底,锅里炖着鸡块和各种食材,热气腾腾,桌子旁摆了一堆盘子,白菜叶、嫩豆腐、鸭血块、豆腐皮……满满的一桌子。
    沈幼清把盘子里的青菜放进去,道:“是不是觉的这个吃法奇怪?这也是我从一个很古老的食谱中看到的,觉得有意思就试着做了一个,书中说这叫做‘鸳鸯火锅’。”
    食谱什么的是沈幼清编的,不然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她怎么知道这东西的。
    沈清濯惊叹道:“好有意思的食谱,阿姐你看的书都好独特啊!”
    沈幼清哈哈笑着准备揭过这个话题,殷尤冷不丁道:“我对这本书倒是很感兴趣,沈姑娘能借我一观吗?”
    沈幼清:“......哈哈,没想到王爷竟然对这种感兴趣,不过当时我看了这本书后觉得无聊就不知扔到哪里去了,只脑海中记得有这么个吃法,那书我也没找见过了,真是可惜。”
    殷尤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那还真是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