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补充道:“我不明白沈姑娘为什么名声这么不好,平日里多传出的也都是她做的荒唐事,可她私下里同我们这些俗人打交道都很平易近人,这就足够了。”
    围着听热闹的众人有些郝然。
    确实,沈幼清是郡主时都说她行事荒唐不合礼法,但当时把阿葵从乞丐堆里捡回去的也是她,还给了阿葵一个铺子里的工作。
    他们这群人也被清河郡主的人安排着去别处店铺安顿下来,都有了一个谋生的工作,以后再也不用乞讨为生了。
    虽然听说沈姑娘之前惹了盛怒被剥夺封号,但也没有被刺激到失了智,反而一派淡然的开了铺子,似乎往事皆成过眼云烟,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落差,每天吃吃喝喝过得更为开心。
    人群里一名女子打破寂静,“也许沈姑娘做事有她的难处和道理,那些高门贵族里的弯弯绕绕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也搞不清楚,但说到底沈姑娘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反而是我们的恩人。”
    阿葵笑,“沈姑娘也说过,她以前做的事情很脑残,不过现在她想开了,准备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把小饭馆经营起来,什么皇子才女都不管了。”
    “说到这,你们可得感谢呢,这好好一次拉拢顾客的机会给你们占去了,可把我说破了嘴皮子沈姑娘也没改主意要请你们来呢!”
    几个人于是商量着和沈幼清道谢,阿葵拒绝不过,只得道:“沈姑娘正忙着熬汤料呢,一会进去道个谢我们就赶紧出来,沈姑娘向来不喜欢别人没经允许就进后厨。”
    阿葵带着几人朝后厨走去,刚到门口就闻到里面飘出来的浓郁香醇的排骨香来。
    沈幼清正指挥着厨子炸肉丸子,铁锅汩汩的冒着热气,满屋子都是肉香和其他食材的香气。
    一群人刚进去就被味道吸引,纷纷咽了口水,小声问阿葵,“沈姑娘这是做的什么饭,这么香?”
    阿葵努力回忆着,“沈姑娘做的食物向来是很奇怪、很独特的,这个好像是叫火、火锅还有什么烫来着。”
    他想了一会还是没想出来,不怪阿葵记忆差,实在是沈幼清新奇的食物太多,每一个食物名字都花里胡哨的,阿葵又不识字,名字都混在脑子里乱成一团。
    他放弃思考,“管它叫什么呢,你们只管吃就对了。”
    众人笑成一团。
    沈幼清正好回头瞧见门口的阿葵,鬼鬼祟祟的不知干什么,她朝着门口唤:“阿葵,你没事就赶紧进来,把豆腐给我炸了,厨子快来不及了。”
    随即看到阿葵身后一群人,纷纷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你推我我推你就是没人说话,沈幼清也没见外,干脆一起叫着来帮忙了。
    “来得正好,都来帮忙把食材放到骨汤里煮一煮。”
    没想到名声一言难尽的清河郡主看起来只是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说话时也笑意融融,众人一时卡了壳没说出口道谢的话,听闻都不约而同打算用实际行动来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