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看他不应声,又补充道:“知道王爷您最近很忙,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的嘛,也就耽误您一晚上,就当给自己放个假。”
    殷尤心中的天平瞬间就倾斜了,他暗中说服自己他是为了犒劳这段时间忙于公务地自己,一边故作不在意地点头,“看到时候本王有空没吧。”
    沈幼清也不强求,大不了殷尤有空了她再重新庆祝一次呗,反正最主要的不是看时间,是看想请的人。
    她点点头,又道:“那个,我刚刚做了雪媚娘,安安不能多吃,你要吃吗?”
    一旁的漠一为这个说法感到心累,他真心觉得王爷生气很大程度都是沈姑娘有时候说话简直不能忍,说话甜时把王爷拐的去帮各种忙,说话不甜时让人分分钟吐血。
    偏偏她自己还没意识到,很自然的去看殷尤。
    殷尤面色变得很难看,欲言又止,最后恶狠狠的看了沈幼清一眼,咬牙切齿道:“不吃。”
    沈幼清很遗憾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喜欢吃甜食呢,原来不是啊,那我以前观察错了,以后我多做点各种口味的东西吧,总有你喜欢的……”
    殷尤打断她,“你观察的我喜欢甜食?”
    沈幼清不好意思的摇头,“是观察了,猜了挺久的,没想到猜错了。”
    殷尤默了一瞬,随后不咸不淡道:“嗯,你猜错了,以后不许猜了……没想到你纠结这个,以后做什么就都拿来吧,省得你为这事整天盯着本王。”
    沈幼清憋着笑,“那好,那这个雪媚娘您还吃吗?您以前肯定没尝过,您可以看看合自己口味不?”
    殷尤没有答话,沈幼清就试探着把食盒放到书桌上了,看殷尤没反对,很有自觉地告退了。
    那盒糕点沈幼清仍不知殷尤怎么处理的,偶遇漠一时她还特意问了一下,漠一却也摇头,因为后来殷尤命他出去办事了,糕点他也不清楚怎么了。
    沈幼清只好作罢。
    沈幼清的小店已经准备好了,各种用具也都打磨妥当,但是因为是新店,还开在繁华的长安街巷,小店生意要想好起来不那么容易。
    她也不担心,开个小店只是为了调剂一下生活,也没想做大。
    别人开店都是敲锣打鼓吸引人注意,她开店只在门口挂了一个牌子,写着“新店开张,暂不营业”,平凡的全靠路人自己眼尖心细瞧见。
    小店的经营方式更是奇特,仅有的选择是店里每日会有两三样不同食物,想吃什么全看今日店里有什么。
    阿葵为此忧心忡忡,很是怀疑自己刚开业就失业,不止一次暗示沈幼清这个样子小店早晚会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