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濯在某些事情上意外固执,“不要,阿姐都这么叫你的,我和她要一起。”
    殷尤烦躁的啧了一声,“这里本王说的算,让你叫哥哥你就听话叫好了。”
    沈清濯胆子大了不少,他心里隐隐约约意识到这个看起来冷冷的哥哥不会拿自己怎么样,于是很委委屈屈地看他,“我想我阿姐,她说我不开心就可以去见她……”
    殷尤:……
    “……你听话,过几日我给你带糖葫芦,你不是一直想吃那个?”
    沈清濯一秒换脸,“谢谢哥哥!”
    殷尤头大地离开,只觉得这两姐弟专门克他,偏偏一个小孩子、一个弱女子他还不好计较。
    第11章 蜜杏花酿
    沈幼清听得满头问号,“给你买糖葫芦就是要你喊他哥哥?”
    她觉得自己看透了殷尤的脑回路,“安安啊,看来你殷尤哥哥还真的很喜欢你啊,端亲王的弟弟可不是那么容易呢!”
    她忍不住揉了揉沈清濯的脸,“小孩子就是惹人疼爱。”
    沈清濯道:“可是殷尤哥哥都忘记了给我买小兔子……他喜欢安安的话,应该和姐姐一样,记得安安想要的东西。”
    “王爷很忙啦,你要兔子姐姐给你买,殷尤哥哥对我们已经很好了,我们就不要总麻烦他知道不?”
    沈清濯点头,随即鼓着包子脸道:“安安没有惹哥哥生气,是阿姐犯了错,刚刚哥哥都不想给你糖葫芦吃。”
    沈幼清想起刚刚殷尤的举动,叹气,“阿姐没做什么事情啊,你哥哥脾气就是这样,动不动就不开心……”
    “才不是呢!阿姐你好笨嗷~哥哥糖葫芦都要给你买回来一个,可是你都没有第一个给哥哥小团子吃,哥哥就生气了。”
    “如果阿姐把安安放到最后考虑,安安也会和哥哥那样生气的。不过这样子阿姐就没办法了,安安决定让让哥哥,以后阿姐的吃的可以第二个给我!”
    他一副小大人模样,沈幼清被逗笑了。
    “安安这么喜欢哥哥啊,那姐姐就去和哥哥道歉,下次拿好吃的也先想着哥哥。”
    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并不认为殷尤会是因为这个生气的样子,一个全书事业型的大魔王会因为没有第一个吃到甜点就生气,那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为了让单纯的沈清濯安心,她还是拿起了桌上的雪媚娘装作要去哄哄殷尤的样子。
    漠一刚进书房就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殷尤冷着脸看着手里的折子,没看几眼就恼怒的扔到地上,“字写的这么丑,看不清,让他重写给我看。”
    漠一眼角余光瞄了一眼,折子上的字虽说不是什么名家笔法,但是还是字字都能看清的。
    这么看来,王爷是又因为别的事情生气了。
    刚刚还急匆匆地去院子里给沈小公子送吃食,回来就这样,漠一稍稍一推测,大概就知道估计又是沈姑娘直言直语又双叒惹王爷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