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了?”
    沈清濯却捂着嘴巴笑,欢快的摇头,示意自己不会说的。
    沈幼清撞似遗憾的叹气,“好吧,安安不想告诉我,可是阿姐却还会给安安小礼物。”
    说着从盒子里面拿出了雪媚娘。
    沈清濯目光一下子被吸引,惊异的看着眼前的小白团子。
    它软哒哒的待在纯白有釉质感的白色托盘中,旁边是色彩鲜艳的草莓丁,草莓愈红就愈衬的那个小白团白白嫩嫩,Q弹软糯,软乎乎一团。
    里面微微透着红色,像是少女羞涩的红晕,小小一只,精致可爱。
    他几乎不敢伸手去碰那个软糯的团子,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沈幼清,期待道:“阿姐,这个团子叫什么,它好可爱。”
    沈幼清笑道:“是雪媚娘,你快尝尝,一会就不好看了。”
    沈清濯这才伸手小心翼翼的捏了一只有些软软的雪媚娘放进嘴里,张着嘴巴不舍得咬下去,直到口水控制不住的要流出来,才紧紧闭着嘴巴品尝。
    入口清凉,口腔里满满的滑嫩软糯,里面奶香怡人。
    然而不仅仅是甜糯的奶香,团子里面包着的草莓酸酸甜甜,冲淡了奶油的甜腻感,添了一丝清新,整个团子嚼起来酸甜软糯,还带着丝丝凉意,沈清濯吃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第10章 冰糖葫芦
    “阿姐,这个好好吃啊!我还想要一个!”
    沈幼清道:“吃吧,阿姐特意给你做的,不过不能吃太多,不好消化,你病才好没多久……”
    她絮絮叨叨的又扯到沈清濯的风寒上,生怕沈清濯一个没照顾好又生病,沈清濯知道这么说下去,他就该只能吃一两个小团子了,连忙打断道:“殷尤哥哥也来了!”
    沈幼清正说教呢,才不会被他拐跑注意力,顺口就道:“那就把剩下的给你殷尤哥哥吃,你不是很想谢谢他吗?”
    说完她扭头看向殷尤,面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王爷您来的正好,我刚刚给安安带了吃的,您要不要尝尝?”
    殷尤一身窄袖锦衣,应该是出了趟远门,手里拿着一小包东西站在小院门口的柳树下,身姿修长面容俊逸,墨色暗纹的衣摆被风吹着上下舞动,画面颇为赏心悦目。
    只是柳条把他的表情遮掩的看不大清楚,神色颇有一丝晦暗莫测。
    沈幼清唤他后他却一言未发,沉默片刻后忽然疾步朝她走来,在沈幼清尚还未反应过来时将手里的纸包塞到她怀里,抿着唇就要离开。
    沈幼清下意识喊住了他,“王爷?”
    殷尤当即停下脚步,又转身凑近她,沈幼清正欲问他怎么回事,殷尤就面无表情地将油纸包抽走,转而给了一边的沈清濯。
    之后再也不看一眼沈幼清,很是冷漠的扭头就走。
    沈幼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