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自动忽略他的鬼话,“那王爷您赶紧把烧麦趁热吃了吧,吃完了再处理事情。”
    殷尤觉得自己和沈幼清说话,总是无缘无故的赌气胸闷,沈幼清真是个难缠的女人,一点都不像京中贵女那般有礼貌。
    ……也就厨艺勉强能看。
    她总能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甜点更是花样百出口味多样,糯米烧麦这种东西京城从来没有,看起来有点像是石榴,面皮细薄白净,里面的馅料很充足,肥肥软软,吃起来又香又糯。
    殷尤没用早饭,此刻吃糯米烧麦又顶饱又可口,胃里一下子舒舒服服的,连刚刚处理烦心事的焦躁都被慢慢平复下来。
    也不知道是食物治愈情绪还是做饭的人让他不由自主的轻松。
    沈幼清还是早早地从书房离开,她得了殷尤的允许,领了婢女去收拾安安的房间。殷尤对沈清濯很是友好,准备的房间位置极其优越,院里阳光充足,绿树荫荫郁郁,看起来便心情舒畅,比沈清濯在康宁侯府的住处还要好。
    沈幼清对引路的婢女叹道:“你家王爷可真有钱,随便给个院子都这么精致。”
    小婢女用袖子捂着嘴咯咯地笑:“哪里是随便给的院子,王爷亲自选了好久呢,他对您可上心了。”
    沈幼清:“?”
    小婢女早已和她打过许多交道,深知虽然沈幼清看上去骄横跋扈、行事乖张,但是那是有外人在时,私下里沈幼清同她们玩闹时很是平易近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外界那般。
    婢女自己脑补了完美的故事逻辑,觉得沈幼清是真的爱慕自家主子,为了在心上人面前有个好形象,特意收敛了性子,学着成为王爷心目中喜欢的样子,还送食物来试图打动王爷的心。
    对于京中津津乐道的槐序小宴上的闹剧,小婢女更是自我说服是王爷平时拒绝的太过分,沈姑娘终于发了脾气,故意表现出一副爱慕五皇子的样子来气王爷。
    你看,现在王爷为了挽回沈姑娘,特意把这么好的一间房腾出来给沈姑娘的弟弟住,不是说明了一切吗?
    第9章 雪媚娘
    沈清濯被送来的时候场面还是挺大的,沈延估计为了在外人面前显出一副珍爱嫡子的样子,给沈清濯准备的东西满满当当几箱子,看起来倒真像是侯府宠爱珍重的嫡子。
    然而掀开马车看清楚箱子里带的东西后,才能意识到沈清濯的真实处境。
    东西都是半新不旧的,送来的仆人也都不是干活麻利的,马车停了不帮着主子卸东西反而打量着周围,一看就是沈延派他们来想探听一些端亲王府的事情。
    只有玉芽这个贴身女婢是沈幼清知根知底信得过的。
    夏季还未过去,沈清濯却畏寒一样披着藏青色披风,面色苍白,时不时捂着嘴咳嗽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