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口气捏了好多个,放进锅里开始蒸,为了防止烧麦底部的面皮粘住,沈幼清特意在下面刷了一点油,然后大概蒸一刻钟便开始出锅。
    沈幼清把糯米烧麦一个一个摆到盘子里,烧麦上面的开口处冒着热气和肉香,她把热气腾腾的糯米烧麦放到食盒里,准备去端亲王府。
    事实再次证明,那块玉佩就是殷尤随手送的小东西,沈幼清根本不用给侍卫看就被放行了。
    她对端王府差不多也算是熟门熟路了,估计殷尤和府里的人都吩咐过,遇见的婢女小厮见她一个人来了也并不吃惊,还询问是否要带路。
    沈幼清得知殷尤此刻正在书房,径直朝着那里去,漠一刚好抱着一摞书从书房出来,二人打了个照面。
    漠一看到她后微微颔首,沈幼清笑了笑,道:“王爷是在里面吗?”
    漠一点了点头,“王爷已经呆里面一晚上了,最近棘手的事情比较多。”
    他见沈幼清手里拿着饭盒,心里颇有些欣慰,“沈姑娘来的正好,王爷早饭没吃,你正好就带来了。”
    沈幼清惊讶,“忙的早饭都没吃?”
    默一含蓄的为自家主子刷一波好感,“王爷昨日忙着处理您弟弟的事情,本该处理的公务便耽误了,只好现在补回来。”
    沈幼清心中愧疚感更甚,“那我赶紧给他送过去……”
    她犹豫一下,“王爷好像说过我不能进去,还得劳烦默侍卫帮忙送进去。”
    第8章 糯米烧麦
    书房忽然传来什么东西碰撞的声音,沈幼清被吓了一跳,看了一眼书房:“怎么回事?”
    漠一冷静的收回帮沈幼清送食盒的手,神情从乐于助人一秒变成冷漠无情,“沈姑娘还是自己去吧,在下还有事情要做。”
    说完不待沈幼清反应就抱着公文书走远了。
    沈幼清刚准备松手,漠一就走的只剩个背影了。她看了看手里的食盒,又看了一眼关着门的书房,很是摸不着头脑。
    分明以前漠一就很热情的帮自己送东西啊?
    他刚刚都伸手接过了,怎么忽然变卦,自己也没在那短短的几秒之间惹他吧?
    没有漠一帮忙,沈幼清只好自己抱着食盒去敲书房的门,心里想着自己待会早点出来,不给殷尤发脾气的时间。
    待走近,她的手刚准备敲门,便听见殷尤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低低的、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说话的语气也很是冷淡,“进来。”
    她推门而入,见殷尤一手拿书一手执墨,蹙眉看着手里的公文,听到声音后抬头朝她瞥了一眼,又很快低下头去用毛笔写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