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尤站在她身侧,不甚自然道:“你毕竟做了那么多吃的讨好我,这次本王就勉强帮你遮掩一下。”
    沈幼清抬头看他,“帮我遮掩?”
    殷尤冷哼道:“本王说什么就是什么,沈延就算知道你在,本王不承认他也没办法进来的,谁也不能说你在清晖苑。”
    沈幼清打断,“王爷,我是说,你愿意帮我?”
    殷尤一下子跟吃了朝天椒似的,说不出话来,脸色也开始莫名变红,噎了半天才有些结巴道:“勉强……顺手……就、随手一做,不是帮你。”
    沈幼清一本正经的点头,忽然开口道:“王爷,你脸红了呀……”
    殷尤:“……闭嘴!”
    殷尤坐在那里,手里的茶早已凉掉了,他却没放下,紧紧抓着杯子。他感觉分外不自在,尤其是沈幼清洗个帕子还要往自己脸上瞧,搞得他气闷,生怕自己有什么奇怪的表情。
    半晌后,他终于坐不住了,逃也似的出了院子。
    殷尤心里非常不爽,漠一在外面磨叽什么呢,还不赶紧滚过来,让他自己一个人呆这里,做个事情慢吞吞没一点效率,回去就扣他这个月的月钱。
    漠一一点都不知道自家主子又开始别扭的找茬了,他正面无表情的同沈延对视。
    沈延一头冷汗,他当时刚说一句“滚出来”,里面就有了动静,还以为是沈幼清,结果却看到了端亲王的贴身侍卫默一。
    端亲王大权在握,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堆积如山,他不可能事事都要亲自经手,就把很多事交给了身边信任的人去做,默一代他出面处理的事情最多,几乎是他吩咐的事就代表端亲王的意思。
    默一忽然出现在清晖苑,证明殷尤也在,沈延一个没反应过来,到了喉咙边的怒骂忽然卡住,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他结巴道:“默、默侍卫……您怎么……”
    默一冷着脸道:“王爷来探望一下小公子。”
    沈延倒抽一口气,“探、探望?”
    沈清濯怎么可能和端亲王有交集,引得他亲自探望,还有,不是说是沈幼清来了,怎么出来的是端亲王府的人。
    他小心翼翼道:“里面真的是端王爷吗?怎么连个招呼都没打……”
    一道带着寒意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本王不能来吗?”
    殷尤一身锦缎玄衣,宽大的袖摆处金色暗纹隐隐若现,他面色阴沉,说话时的语调也是阴森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