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气闷,赶紧命玉芽把窗户打开透气,自己则是走到床边查看沈清濯的情况。
    沈清濯紧闭着眼,面色苍白,额头用白色纱带绑住了,隐隐还能看到血迹。他今年不过才十三岁,旁人正是受尽父母宠爱呵护的年岁,沈清濯却要受尽冷落,说出去谁能相信这是侯府嫡子的待遇呢?
    她自己逃离了玛丽苏小说的限制,沈清濯却不能,一辈子只能作为炮灰活着。
    沈幼清怜爱的摸了摸沈清濯的头,看见他嘴唇干裂,接了水给他沾湿润唇。
    沈清濯睫毛颤了颤,沈幼清握紧了他的手,轻声唤道:“安安,姐姐来了。”
    沈清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以往大部分时候都冷眼对他的阿姐此刻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似的,连忙闭了眼。
    沈幼清还以为他被以往自己的形象吓到了,声音更加温柔,“安安,你不要怕,姐姐以后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沈清濯听闻赶紧睁大了眼睛,大喊:“阿姐不要。”
    见沈幼清迷惑,他小心翼翼的抿紧了唇,湿漉漉的眼睛盯着沈幼清,声音怯怯,“我想阿姐像以前那样给我做好吃的,那时阿姐虽然凶,但是安安从阿姐的眼睛里看到了喜欢的,阿姐不要变好不好。”
    沈幼清眼里泛出泪光,她笑着,却是带着哭腔,“以后阿姐不凶你,还给你做好吃的,安安想要什么阿姐都给你,这样好不好?”
    沈清濯眼睛里发出星星碎碎的亮光,虽然声音虚弱,但是仍然能听出他的欢欣。
    “阿姐不许骗我,上次你答应要做给我的糯米烧麦都没有做,我都没吃到……但是、但是如果不做你就不走,那我以后都不吃了,阿姐你别丢下我一个好不好?”
    沈幼清心里被愧疚占据,她之前答应过沈清濯会给他做糯米烧麦吃,但是还没找个机会做,重要剧情发展点就来了,五皇子提前在槐序小宴上同沈宜年表明心意,她也只能匆匆忙忙跟着剧情走,在皇帝面前大闹一场,接着完成任务脱离原书控制。
    沈清濯等了糯米烧麦那么久,也等了沈幼清那片刻的疼惜那么久,却都没等到。
    沈幼清紧紧拉着沈清濯的手,看着他认真道:“对不起,阿姐会把糯米烧麦补给你的,我也不会丢下你的,你愿意原谅阿姐吗?”
    沈清濯重重点头。
    第5章 朝天椒
    沈清濯病恹恹的躺在床上,沈幼清简直心疼死了,在清晖苑忙前忙后的照顾。
    但她就这么进了侯府,自然不可能不被注意,很快就有下人偷偷摸摸将这事通报给了沈延。
    沈延正在和沈宜年的生母柳式商讨她的婚事,五皇子在槐序小宴上当众求娶她女儿,却被沈幼清给闹翻了,圣上虽罚了殿前失仪的沈幼清,但五皇子也因为胡闹被关了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