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幼清没追过人,但是理论方法一大堆,无非就是送礼品、表情意、多相处。
    但是她也并不想真的让殷尤动心,平白招惹人家,只要做出架势让京城众人都知道她在追求殷尤就好。
    当时原书男女主的爱情已经发展到狗血误会阶段,沈幼清被剧情恶寒的不想多参与,一直心痒痒的想动手下厨做美食吃,灵机一动正好打着“追求殷尤”的幌子研究美食,做了一盘相思红豆糕送去端王府。
    不太巧的是那天殷尤心情正不好,沈幼清跟着婢女到湖边亭去的时候,正赶上他在罚人。
    那侍卫不知做了什么惹得殷尤生气,一身冷汗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殷尤背对着他逗弄湖里的鱼儿,听到婢女禀告微微侧过身,轻飘飘的瞥了一眼沈幼清。
    那双眼睛漆黑深沉,沈幼清一下子就怂了,真切的感受到那种冷戾的气场,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王爷……我送吃、吃的来了,想死、不、不是……相思红豆糕……”
    殷尤顺着她举起托盘的手打量了一眼那盒色彩鲜亮的红豆糕,随即不感兴趣的挪开视线,“出去。”
    沈幼清当即就被人拉着要送出去,分外弱小无助又懵圈。
    系统开始的时候说过,追求过程一定要让殷尤至少接受三次她的好意,开始第一步就被赶出去以后肯定更没机会了。
    她着急忙慌道:“王爷,你别着急啊!我的红豆糕很好吃的!你可以……啊呀!别扒拉我衣服这件可是贼贵的新款……”
    沈幼清非常卖力地安利自家甜美崽崽给他,“王爷,你信我!我以康宁侯府的名义发誓,这个糕点甜而不腻、软糯香甜、精致可口,吃一口就能感觉到恋爱的味道……”
    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都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整个场面又乱又吵,殷尤向来忍受不了喧闹,走到被牢牢抓住的沈幼清面前,阴森森威胁道:“沈姑娘,你最好安……唔!”
    整个端王府都安静了。
    湖边亭的婢女侍卫们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沈姑娘竟然在王爷说话的时候把糕点塞他嘴里了……
    没有给人一点反应就塞嘴里……王爷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婢女侍卫们觉得沈姑娘完了。
    沈姑娘自己也觉得她完了。
    沈幼清胆子就那一瞬间肥了,把红豆糕趁机塞他嘴里后是一丁点胆量也没了,腿软的只能倚靠着拉她的婢女,同样惊恐的侍女好悬才控制着二人没摔倒。
    殷尤的脸色很平静,说话时被忽然强塞了一块糕点进去也没有当即发怒吐出来,而是慢吞吞的将口里的相思红豆糕吃完,末了还伸出舌头细心的将嘴角沾到的糕点屑舔舐进嘴里。
    气氛太过安静诡异,沈幼清怂兮兮的问:“好、好吃吗?”
    殷尤对她笑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