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色锦缎的帘子和那只苍白的手指放在一起,衬得那手指骨节分明,如玉质般。
    那手微微使力,只闻环佩碰撞出清脆声响,锦绣玄衣漾出涟漪,里面施施然走出一个人来。
    墨发披肩,面容俊美,唇色殷红,一双好看的凤眼中流转的尽是冷冽戾气,神色难辨的朝着她看来。
    二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殷尤面无表情,甚至隐隐透着不爽。
    不得不说,沈幼清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不怪她胆小,实在是之前为了完成任务,她可没少招惹殷尤。
    有好几次她都能感觉到殷尤看自己的眼光都不对劲了,活像下一秒就要命丧他手,沈幼清每一次去做任务都像是在地府和人间的交界处来回蹦哒。
    沈幼清牙疼的看着缓步走近的殷尤,努力扯开一抹笑,俯身行礼:“见过殿下。”
    殷尤面色沉沉的盯着她瞧,不知道心里又在想什么阴暗主意,直到沈幼清半弯的腿都忍不住颤抖了,他才移开视线,淡声应了。
    ……沉默的尴尬,殷尤似乎并没有要说自己来这里干嘛的意思。
    沈幼清试探道:“王爷,您这么尊贵无双日理万机的,怎么忽然来这里了,小店还没开张,王爷不妨过些日子再来……”
    殷尤似笑非笑,“过些日子?你以为本王特意来吃你这小店的?”
    虽然他说话不好听,但沈幼清还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接待这尊大佛了。
    然而这口气还没松完,殷尤就猛的一句反转,生生给沈幼清整岔气。
    “不过虽然本王不是特意来的,但沈姑娘这么一说,本王就忽然想试试这个店的饭菜口味怎么样。”
    “不知本王是否尊贵到沈姑娘愿意破例下厨让我提前品尝?”
    沈幼清:……
    这难道真的不是来故意找茬的?
    千错万错,先道歉就完事了。
    “王爷,以前是我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如今民女一无所有,也算是得到报应了,您就行行好不要跟我计较往日那些了。”
    殷尤闻言冷冷的睨她一眼,沈幼清不知道哪句说了错,正思忖着,却见殷尤绕过她向身后的店铺走去。
    沈幼清:“!”
    她一把扯住殷尤衣袖,万分惊慌失措,“王、王爷,这可是我唯一的存身之处了,你不要动它啊!”
    殷尤顿住,目光停滞在她拉住自己袖子的手上。
    沈幼清刚刚画设计图不小心沾上了墨水,黑乎乎的手此刻停留在殷尤的衣袖上,殷尤看时她还下意识拽的更紧了。
    殷尤皱着眉,咬牙切齿:“你把手给我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