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醒发好后取出一个面剂擀成一边稍微宽一些的长条,刷一层油酥并在宽的一边放入肉馅,最后再撒一层嫩生生的葱花添色调味,将其两边交叉对折。
    小心将面皮抻开抻长,大概很久没做,沈幼清力气不小心没使好,面皮啪的连连断了好几个,在案板上用半截的身体无声抗议着。
    沈幼清:“……”
    小小一个面皮,还挺任性哈,宁断身也不让她吃掉吗?
    沈幼清放弃那几个倔强面皮,把其他卷成功的面团干脆利落地一巴掌按压成一个饼胚,在案板上反复摔打来定型。
    预热油锅后放饼,盖上盖子焖烙,期间反复翻面直到饼中心鼓起变得胖乎乎的,按压边沿还很有弹性就说明饼熟了。
    辛苦半天终于把牛肉饼做好,沈幼清将它摆放到盘子里,拿了一个尝味道。
    外皮金黄酥脆,看起来就令人食指大动,多层肉饼鲜香浓郁,咬一口,焦酥的外皮发出脆嚓嚓的声音,鲜美多汁的牛肉馅充斥舌尖,香浓却不油腻,很是解馋。
    沈幼清坐在杏树下的小躺椅上,树荫把阳光遮的严严实实,只偶尔有几片细碎的光点洒下来。
    前面的石桌上放着自己亲手做的美食,耳边是夏日蝉鸣,沈幼清不禁感叹,不做脑残女配的日子真是好不悠闲!
    第2章 相思红豆糕
    离清河郡主封号被夺、贬为庶民一事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然而此事热度在京城仍然久不退散,众人都忙着打听她如今的落魄程度。
    然而打听来打听去,也没听到沈幼清如何凄惨的落宿街头乞讨为生,更没有自觉受辱落发为尼从此青灯古佛……
    她竟然在上京城的街头开了一家美食铺子,每日兴致勃勃的忙着装修开业,整日请工匠去做一些奇怪的用具,用途也是五花八门的。
    据工匠透露说,单单是锅沈幼清都要了好几种样式呢。
    后来传着传着,就又变成沈幼清虽然被贬成庶人,但往日奢侈习性仍然不改,一顿饭就要挑剔的换一口锅。
    京中不少公子贵女私下恶意揣测,也许沈幼清白日撑起笑脸,背后却躲被子里偷偷哭泣呢。
    一旦昔日身份高贵的上位者落难,摇身一变成为任人拿捏的底层,不少人就开始蠢蠢欲动的去彰显威风。
    但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去“找事”的竟然是端亲王。
    准备出门采办用具的阿葵刚到门口就被眼前一幕惊掉下巴,头一缩转身就往屋里跑,嘴里不住嚷嚷着:“沈老板,外面有好多人堵着门,你以前招惹的大贵人来找事啦!”